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向你訴說愛意
向你訴說愛意 連載中

向你訴說愛意

來源:google 作者:QINGNIAN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祁傾寒 祁傾念

一場意外,奪去了少女李傾念的幸福家庭,同時奪去了李傾念記憶的,父母好友祁弘梁一家瞞天過海,收養少女,並隱瞞了少女父母的不辛,給少女改姓,從此讓少女便以祁家小小姐的身份活下去,以報噠好友當年的救命之恩…展開

《向你訴說愛意》章節試讀:

命運的起點

暴雨陣陣

星河港的暴雨從未停息,一連下了好幾天,似在悲鳴。

混亂的車禍現場,女童掩面哭泣。「爸爸,媽媽,你們醒來好不好,不要丟下念念,嗚嗚。」暴雨不斷的沖刷着女童稚嫩的臉龐,四周死一般寂靜,只有女童的哭泣聲。

迎面相撞的兩輛車破爛不堪,肇事者棄車而逃,女童父母躺倒在血泊中。許久,救援人員才姍姍來遲。「小姑娘,你沒事吧 ?」救援人員望着跪在地上的女童疑惑的問到,明明兩車相撞的面目全非,為何女童似只受了點皮外傷?許久,見女童不作反應,護士拉了一下女童的手,女童直挺挺的倒了下來,護士眼疾手快的拉住女童。

醫院

「念念,好孩子,快醒醒,我是嵐音阿姨呀。」病房裡,女童還在昏迷中,一位婦人焦急的望着女童,「行了行了,別擔心了,讓念念好好休息吧,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成年人都不一定扛的住,更別說一個6歲的女娃娃了。」說話的是婦人的丈夫。「我能不擔心嗎?念念還那麼小,清清夫妻倆就這麼走了,你讓念念以後怎麼辦?」婦人不滿的對丈夫說。「水…」女童緩緩睜開眼睛無力的朝四周喊,「哎呀,念念醒了,快倒點水過來」 婦人興奮的朝丈夫說。「好,好」男人迅速起身倒水。

婦人小心翼翼的把水捧到女童嘴邊,一杯水下肚,女童恢復了一點精神,「你們是誰?我又是誰?」女童疑惑的問道,似乎女童失去了所有記憶,秦嵐音和祁弘梁夫婦本是在家教訓兒子,沒想到接到醫院電話,得到的卻是好友何清夫婦遭遇車禍不幸身亡的消息,夫妻倆火急火燎的趕到醫院,得知何清夫婦倆的女兒還活着,又疑惑又欣喜。原來是何清夫妻倆用身體護住了年幼的女兒。

女童疑惑的看着秦嵐音,秦嵐音不可思議的看着女童,祁弘梁忙按響醫護鈴找醫生。半晌醫生才匆匆趕來,「那個什麼,祁先生,祁太太,怎麼了?」醫生慌張的開口,「趕緊給我看看這孩子怎麼了,怎麼好像什麼都不記得了?」祁弘梁不滿的開口,來這麼慢,幹什麼吃的?「好,好,我給小姐看看」醫生嚇的冷汗直冒。

一通檢查過後

「祁先生,祁太太這邊跟我出來一下」說完醫生朝門口示意。秦嵐音夫婦倆狐疑的跟着醫生走出了病房,「祁先生,祁太太,是這樣的,小姐因為受了刺激,已經失憶了,現在精神狀況不太好,先別告訴她父母的事情了,免的再受刺激」醫生緊張的向祁弘梁夫婦說明情況。「這…」秦嵐音望向祁弘梁,「老公,不如讓念念改姓祁,當我們的女兒吧,念念年紀小加上失憶了正好讓她來給咱們當女兒,也算是我們最後能為清清做的事情了」秦嵐音哀求道。「好,就依你」祁弘梁說道。說完,祁弘梁拉着秦嵐音的手回了病房,女童狐疑的看着祁弘梁夫婦倆。

「念念啊,我是媽媽呀」秦嵐音拉着女童的手說道,「媽媽?」女童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婦人,「對,對,你叫…你叫祁傾念!我是你的媽媽秦嵐音,旁邊這個是你爸爸祁弘梁」秦嵐音說道,「那我,這是怎麼了」女童不解道,「念念啊,怪爸爸媽媽沒保護好你,讓你不小心從樓梯上摔下來」祁弘梁連忙補充道。「啊,對,對」秦嵐音尷尬道。

「沒事的爸爸媽媽,念念不疼」女童微笑的望向祁弘梁夫婦,「哎,哎,好孩子」祁弘梁夫婦心虛道,還好,沒露出破綻。「爸爸媽媽,念念想回家」女童抬起蒼白的小臉,乞求道,本就瘦小的女童加上受到刺激臉色蒼白,顯的更加楚楚可憐。

「好,咱們回家」秦嵐音握着女童的手說道,「那我去給念念辦出院手續」祁弘梁說完朝病房門口走去,收拾東西,祁弘梁和秦嵐音夫婦兩簇擁着女童上了車。

祁家

豪華的勞斯萊斯緩緩的駛進祁家的地下車庫

祁家客廳里,祁弘梁夫婦倆8歲的兒子祁傾寒正窩在沙發里看電視,「宇崽,快點起來,別檔着妹妹坐」秦嵐音望著兒子無奈的說道,畢竟她這兒子本就比同齡人高個頭,橫趟在沙發上是真的占空間。聽到到秦嵐音的聲音,祁傾寒屁顛屁顛的坐起來「爸,媽,這個是…?」沒等祁傾寒說完,祁弘梁一把把他拉進了廚房,「那個是你清姨的女兒,清姨以為意外已經去世了,以後她就是你的親妹妹,你給我好好保護她,知不知道?」祁弘梁對着一臉懵逼的祁傾寒說道,「知道了」祁傾寒點點頭。

說完,祁弘梁轉身出了門,去處理何清夫妻的後事。

「咦,媽媽,爸爸要去哪裡?」祁傾念問秦嵐音,「哦,爸爸啊,去公司處理一些事情了,念念要不要去找哥哥呢?」秦嵐音轉移話題道。秦嵐音話音剛落,祁傾寒便小心翼翼的捧着塊蛋糕出來,遞到了祁傾念的手上說「妹妹,吃蛋糕」,看得出來,祁傾寒很喜歡這個妹妹。秦嵐音溫柔慈愛的看着兩個玩到一塊的孩子。就這樣,一家三口多了個小女孩變成了一家四口。

例日

李家辦宴會,邀請了各路貴族,當然,富可敵國的祁家也在邀請名單內。

「宇崽,念念,收拾好東西了嗎?」秦嵐音朝樓上問道。「妹妹,你好了嗎?」祁傾寒朝祁傾念的房間問道,咔,房間門打開了,「哥哥,念念找不到鞋子了…」祁傾念可憐巴巴的看着祁傾寒。祁傾寒看着眼前可憐兮兮的小糰子噗呲一笑,他決定了,以後就叫妹妹糰子好了。

「小糰子,你先去椅子上坐着,哥哥給你找鞋子」說完祁傾寒拉着祁傾念的手走進了房間,他讓祁傾念坐在椅子上,然後彎腰在床底下給面前的小糰子找鞋。

不一會就找到了祁傾念的小鞋子,祁傾寒握住妹妹的腳,小心翼翼的給妹妹穿好鞋子,然後拉着妹妹下樓。樓下的秦嵐音看着相處融洽的兄妹倆,不由的鼻子一酸。可憐的小傾念,以後該怎麼接受自己父母已經離世的結果呢,不,不可以,不能讓小傾念知道,哪怕瞞着她一輩子,大不了養她一輩子,都不能讓她知道,這就算償還清清當年的救命之恩了,我一定會保護好她的女兒的!秦嵐音想完這些,祁傾寒已經拉着祁傾念來到她面前了。「走吧」說完,祁傾寒繞過秦嵐音,拉着祁傾念上了車同時還不忘催促自己的母親。

李家離祁家並不是特別遠,所以並沒有耗費多少時間就來到了李家。

秦嵐音讓祁傾寒帶妹妹去玩,她則是去找閨蜜李夫人劉沁蘭。祁傾寒拉着祁傾念走向宴會廳,兩個小傢伙穿過長廊,祁傾念迎面撞上一個小男孩。「唔,誰撞我」祁傾念吃痛,「對不起對不起,小妹妹,你沒事吧?」祁傾念抬起被撞疼的額頭往前一看,一個長的乾乾淨淨,非常好看的小男站在自己面前,在跟自己道歉,「沒…沒事」祁傾念禮貌回答。雖說這個小男孩生的十分乾淨好看,但跟自己哥哥比起來還是稍微遜色了一些。

「喂,李煜祈」這時候,這在一旁邊許久的祁傾寒發話了,「祁傾寒?!」男孩又驚又喜,「你可算來找我玩了,對了,這是你妹妹嗎?秦姨什麼時候生妹妹了?!妹妹你叫什麼名字?妹妹你喜歡吃什麼?」李煜祈喋喋不休的問着。祁傾寒和李煜祈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死黨,因為特殊原因,李煜祁被父母送出國了一段時間,這次的宴會就是為李煜祈接風洗塵準備的。「你話好多,離我妹妹遠點」 祁傾寒沒好氣的看着他,李煜祈懵逼的看着祁傾寒,好傢夥,敢情這傢伙是個妹控啊!

「哥哥,念念餓了」祁傾念可憐巴巴的看着面前的兩個男生,然後朝祁傾寒說到。由於早上耽擱了點時間,導致祁傾念沒吃早飯,這會肚子餓的咕咕叫了。祁傾寒白了李煜祈一眼,想了想還是妹妹更重要,給妹妹找吃的要緊「李煜祈,帶路,我們要去找吃的,我妹妹餓了」祁傾寒開口道。「好,那你們兩個跟我走吧」說完,李煜祈便領着二人去往了廚房。

廚房裡香氣四溢,各種各樣的美食數不勝數,其中還有祁傾念最愛的兔子奶糕,饞的祁傾念直流口水。

「哥哥,念念想吃兔子奶糕」祁傾念看着兔子奶糕眼裡發著光。「好」祁傾寒寵溺的看着身邊的小糰子。話落,三個小傢伙神不知鬼不覺的偷偷溜進了廚房,半晌過去,三個小傢伙吃的肚皮圓滾滾,別看人小,三個小傢伙可是造了一盤子雞腿,一盤子兔子奶糕和三塊蛋撻布丁呢。咔—李煜祈暗叫不好,有人回來了,他趕緊拉着祁傾寒兄妹二人躲到桌子下,還好,食物夠多,沒有被發現有人偷吃了東西。

半晌,三個小傢伙才從桌子底下爬出來了。

「哥哥,念念困了,念念想回家」話落,祁傾念還揉了揉眼睛。反正宴會快結束了,祁傾寒拉起祁傾念的手「好,哥哥帶念念回家」說完,祁傾寒向李煜祈道了別,讓司機通知了母親秦嵐音,自己則帶着妹妹回了家。

《向你訴說愛意》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