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夏日眠花糖
夏日眠花糖 連載中

夏日眠花糖

來源:google 作者:竹林深處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披 庄焰 現代言情

前男友會夢遊,三更半夜進我房間……展開

《夏日眠花糖》章節試讀:

很奇怪,他竟然會夢遊,而且夢遊的行為是這麼地……出格。
有人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如果這句話是真的,那庄焰兩次夢遊的結果都是把我抱過來睡,是不是說明,在他內心深處渴望這麼做?
……但也有人說,夢和現實是相反的。
不過這條用不到我和庄焰身上,略過,划走。
我能接受的最輕程度是,庄焰夢遊行為其實有隨機性,做什麼,不做什麼,都是不可預知的。
可這也解釋不通啊。
昨晚他可是守在門口,如果我不開門,他說不定也會開門進來。
夢,或者說夢遊這個領域,我實在了解不多。
有必要再觀察一下,再了解一下,之後再——看看怎麼和庄焰說吧。
我這麼想着,也就對現在的境況表示了妥協。
庄焰喜歡抱着我睡就抱着我睡吧。
誰叫他是庄焰,誰叫我這麼喜歡他……想通了這些,我甚至小幅度地動了動身體,在他懷裡窩個了喜歡的姿勢。
沒多久就睡著了。
睡着前,還對自己做了心理暗示,明早一定早些起床,堅決不能在事情沒弄清楚之前,讓彼此尷尬。
心理暗示很有用,第二天早上,還是天沒亮,我悄悄離開了庄焰的房間。
吃早餐的時候,我邊啃麵包邊刷手機。
【夢遊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匿名回答:睡前在床上,睡醒在走廊。
】【匿名回答:自己開門算不算?
第二天醒了嚇一跳,還報警了,結果監控一調,小偷竟是自己。
】【匿名回答:題主真搞笑,都夢遊了,誰還記得心路歷程?
】我喝了口牛奶,繼續刷下一個問題:【夢遊的原理是什麼?
對人體有害嗎?
】這個靠譜。
我點開回答,從頭往下看。
【專業醫生:嚴格意義上,夢遊主要不是〖夢〗,而是〖游〗……夢遊的成因研究還在進行,推測以可能以下因素有關。
1,遺傳因素。
2,睡眠狀況。
3,心理疾病。
4,生理疾病。
5……夢遊通常發生在睡眠一到兩個消失之後,患者通常沒有記憶……】這篇回答,好像什麼都說了,但也沒多少有用信息,尤其在成因這塊,洋洋洒洒列了七八個疑似因素。
我不能確定庄焰屬於哪一種,唯一可以斷定的是,他確實如回答所說,睡覺一兩個小時後就會有行動,而且第二天毫無記憶。
現在的問題是,庄焰知道自己會夢遊嗎?
我咬了咬玻璃杯的杯壁,決定再觀察一段時間,順便……私心地講,能和他睡在一起還是挺開心的。
我這麼決定了,也就看開了。
給庄焰留了水煮蛋,烤好的麵包,我穿好衣服出門上班。
第一個單子,照舊是要去廣播大樓。
接下蔡筱給的花束,我磨磨蹭蹭沒走。」
怎麼了?」
蔡筱見我圍着花架轉,」在看什麼?」
」筱筱,」我抿着嘴,對她眨了眨眼,」幫我個忙吧!」
我單手抱着大束花在廣播大樓外站崗,翹首以盼,遠遠看見庄焰的車,踮起腳晃了晃花束。
庄焰把車停在我身邊,降下車窗,語氣淡漠:」凌輝今天夜班,這會兒不在台里。」
」我再等一會兒,他不在,我就把花帶回去,」我說完,看了看旁邊進進出出的人,又看向庄焰明顯不悅的臉色,有些扭捏但也沒有猶豫,從背後拿出一朵簡單包裝的花來,」這個是給你的。」
純白一支玫瑰,含苞待放。
我問蔡筱,哪種花能代表我對庄焰的感情,蔡筱指向白玫瑰,告訴我,白玫瑰的花語是初戀。
我沒有錢給庄焰買很多很多,但是一朵,我能買也能送。
庄焰淺薄的唇角揚了揚,抬手接過這朵白玫瑰,看向我:」中午要開會,不能一起吃飯了,你別糊弄自己,記得吃藥。」
」嗯!」
我點點頭。
庄焰的車開進去,我捏了捏滾燙的耳垂。
送花這事,還真是把喜歡誰,對誰有好感,表達得明明白白啊……庄焰說凌輝不在,但我還是打了電話。
出乎意料的是,凌輝竟然接了,並且很快從大樓出來,接走了花束。
他走路的姿勢還是有些跛,並且跛得很自然,彷彿天生就是這麼走路。
我不想惡意地臆測別人,但心裏卻多少有了點不好的猜測。
-和庄焰住在一起後,我的生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開始習慣於舒適,習慣於對自己好一點,也習慣於偶爾和庄焰一起睡。
偶爾。
一開始他每晚都要夢遊,我也以為今後可能就要徹底睡在一起了。
可時間久了,他夢遊的次數竟然有所減少。
從一天一次,到三天一次。
最近一次發作,是在一個禮拜前。
如果夢遊算是一種病,庄焰的病情應該在好轉吧……」同居」兩個多月後,伴隨氣溫回升,盛夏將至,雨季也跟着到來。
往年雨季,我也會覺得身上疼,每次一疼,就萬能止疼葯,再硬扛過去。
今年情況不同了,我的痛覺遲緩地發育完全,接收痛感更勝以前。
庄焰不贊同我吃止疼葯,更不贊同我再頂着暴雨天出去送外賣。
房子里的新風系統二十四小時開啟抽濕模式,我坐在沙發上,大夏天的還要裹着薄毯,腳踩着一個足浴盆。
這是庄焰買的,他奉行中西結合效果好。
足浴盆里放了一個藥包,裏面有生薑、玫瑰花、藏紅花、艾葉等等,已經泡了十分鐘了。」
出汗了嗎?」
庄焰端了杯水,遞給我問。」
不是出汗了,」我喝了口水,可憐巴巴道,」是滿頭大汗。」
」再泡十分鐘,」庄焰說,」然後洗個澡,天氣預報說這場雨要下到明天,你明天不要去工作了。」
」知道咯。」
我答應着,把杯子還給他。
庄焰放下杯子,端起一旁的果盤,放在我腿上。
果盤裡切好了各種水果,上面插着銀色的小叉子。
電視里在演一部陪伴我們長大的電視劇,男女主正在」你聽我解釋」」我不聽我不聽」」你給我個機會」」我不給我不給」地相互拆台。
我看得津津有味,吃得咔嚓咔嚓,劇情很下飯,也下水果。
庄焰不愛看這些,他拿了個平板,耳朵里塞了耳機,手指在屏幕上撥來滑去。
平板里,鬍子一大把的老中醫講解如何養生,怎麼長壽,怎麼根治疑難雜症。
外面的悶雷一聲接着一聲,我忽然聽見手機在響。」
庄焰,」我嘴裏塞着蘋果,口齒不清道,」我的電話……在房間里充電。」
我已經可以無壓力地指使他做這做那了。
膽子這東西,就和體重差不多,一旦肥起來,根本減不下去。」
等着。」
庄焰放下平板,去給我拿手機。
我抽了紙巾,擦了擦手,接過他遞來手機,看了一眼號碼後,心中一緊。
我瞥見庄焰又把耳機戴起來,就按了靜音,把手機揣進睡衣口袋裡。
泡完腳,我彎腰要去端足浴盆。」
放着吧,」庄焰從平板後抬起臉,」一會我去倒。」
」我端得動,」我輕輕鬆鬆道,」我自己倒,順便洗澡。」
我端着足浴盆大步走向浴室。
反手關上門,我拿出手機,未接電話有兩個,不等我回撥,又有電話追了進來。
我接通後,輕聲道:」小姑。」
」夏眠啊,」電話那邊,不善的語氣傳了過來,」怎麼好好的不接電話了?」
」我剛剛有事,不好意思啊小姑。」
我道歉。」
有事也不能不接電話啊,你這樣,我很擔心的。」
我低着頭,說:」知道了,下次不會了。」
」我看見你給我發的微信了,你想從下個月開始,每個月還一萬塊錢?
這可不行啊,你借錢的時候明明答應的是每個月還一萬五,現在要還一萬,你這麼做我沒辦法和你姑父還有家裡別的親戚交代的。」
我握着電話,有些艱難地說:」我的身體出了點問題,不能再像以前那麼拚命工作了。
這些年,我一直都按時還錢,已經還了一百五十多萬,從來沒有逾期過,我現在真的……沒那麼多錢……但是我保證,一定會把所有錢都還完,你能不能稍微寬限些時間……」」什麼叫寬限時間?
我又不是做高利貸的,我是你親姑姑,大家也都是你的親戚。
你家遇到困難的時候,誰沒幫你啊,我們都是儘力幫你的,現在你還不上了就打感情牌,弄得好像是我強迫你還錢一樣。
可真是,借錢的時候那麼可憐,還錢的時候還要我求你?」
」我不是要你求我,小姑,我只是希望能每個月少還一點,讓我喘口氣,至少把身體養好……」」你這是道德綁架你知道嗎?」
小姑的語氣憤怒起來,」不是我讓你弄壞身體的,我為什麼要承擔你身體不好的責任?
我也有家,有開銷,還有你表妹,她最近也要找工作,哪裡都需要錢!」
我捂着半邊臉,低聲道:」我明白了,我……我再想想別的辦法。」
」不管你想什麼辦法,該還錢還是要還的,小姑也心疼你,可小姑也沒辦法……」掛斷了電話,我蹲下身,點了點手機銀行的 App。
看着上面不充裕的餘額,我把頭抵在腿上,煩躁地抓了抓頭髮。
過了一會兒,浴室的門被敲了敲:」夏眠。」

《夏日眠花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