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幸而早早遇見你
幸而早早遇見你 連載中

幸而早早遇見你

來源:google 作者:陸青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琦 現代言情 陸青青

【】當初陸早早告訴陸青青,說她要當警察,陸青青就特別不贊同,沒什麼原因,就是她太了解陸早早的性格了妹妹陸早早,性格軟弱,柔善可欺,根本不是殺伐果斷之人這樣的人怎麼能當警察呢!可是妹妹還是偷偷的報了名...展開

《幸而早早遇見你》章節試讀:


陸早早懷揣着無比複雜的心情,跟着遲遇進了一家中餐廳。

如果不是旁邊那桌,四個B格光環高懸到無法忽視的安保人員,眼神太過犀利,陸早早表示,她還能再吃一碗飯!她覺得這個餐廳里的飯飯,真好吃呀!可,芒刺在背的感覺,讓陸早早又感慨無比,哎,她太難了……

匆匆扒拉幾口飯以後,忍着叫囂着的腸胃,對着一桌子好吃的,她別開了腦袋,「遲先生,我,吃好了。我可以走了嗎?」

「小棗兒,你確定吃飽了?」

陸早早聞聲,「呃…確,確定的。」,果然不會撒謊的人,說個謊話都如臨大敵。

遲遇凝視着陸早早,「小棗兒,這個飯店有個規矩,點的餐不吃完不可以走哦,或者付三倍的價格,也行。」 遲總實力演繹,教會你啥叫撒謊高手。

「啊?這樣啊…」難以置信的陸早早,匆匆看了一眼旁邊站着的服務員,面無表情…得不到答案,又匆匆看了眼遲遇,正打趣的笑望着她…依舊得不到肯定的答案。再看看還有好多好多的飯菜……好浪費!

吃!

拿起筷子繼續吃!嗯,好好吃!

旁邊桌上的蘇軻實在憋不住了…噗嗤……笑了出來。

你說你笑就笑吧,你還把喝的一口水噴了出來。坐他對面的蘇翼,敏捷的單手撐着桌角,一個飛旋,頃刻間就躲開了蘇軻噴過來的水,動作真的是帥炸了,「哇……好帥啊……」 陸早早情不自禁的誇了出來。她認識這幾個人的。

站在不遠處的蘇翼與坐着的另外三蘇,都聽見了這句誇讚。當然,遲遇也必然聽見了。

蘇翼頭皮一麻,心想,「完蛋,我要涼涼。」

另外的三位蘇,心裏也想着,「完蛋,這貨要涼涼。」

然後集體看向了遲遇,只見遲遇釋放出來的冷氣,足以讓大家錯以為冬季提前到來了。紛紛又同情的看向了蘇翼……

隨口誇完人,就投入到吃吃吃的節奏中的姑娘,完全不知道她的一句誇讚,給某位蘇姓同志,帶來多大的災難。

這下她真的吃飽了,「我吃飽了。遲先生,我可以走了嗎?」

「小棗兒,還沒給我解釋清楚,為什麼會認為萬緋煙是我的女朋友呢?」

「啊?我高一的時候,萬緋煙就是校花,校慶的時候,你倆不是同台演唱過一首歌嗎?然後從那以後總是有你們同框的各種言論,後來有一天,萬緋煙在班裡說,你們在談戀愛。然後,班上好些個女生都難受的不行,還有好幾個哭了一整節課,我,我沒哭哦……嗨,反正就是那時候萬緋煙同學得罪不少女生來着,她又是我同桌,然後知道我也喜歡你,莫名其妙的就有了共同的話題。其實女生在一起分享一下自己的小秘密,也沒什麼。就是有一天,她讓我遞給你一封信,我也覺得很奇怪,因為她,你才跟我說過幾句話,在那之前,我們除了同校,真的就是零交集。所以當她讓我把信交給你的時候,我也疑惑不解。」

想到這裡,陸早早表示往事不可追,可她上次哭過以後,就徹底釋懷了。也終於明白了什麼叫做「也無風雨也無晴」的天氣該是個什麼樣的心情了。

陸早早笑了笑,都過去了。也沒有人介懷當初的故事了、不是嗎?

「為什麼你會以為我是因為萬緋煙才和你說話呢?而不是因為你,我才和萬緋煙說話的呢?」

「你說什麼?」 陸早早覺得世界相當玄幻。開什麼玩笑。她可是萬年龍套,誰會喜歡校花旁邊的龍套!

正欲繼續問,她的手機鈴聲響了,「江隊。什麼?好,我馬上到。」

掛完電話,對着遲遇,「遲先生,謝謝你幫了我。我隊里有急事。先走了。」,說完,抓起桌上的工作牌,就跑出了餐廳。跑出去很遠很遠,才想起來,她好像沒付錢……

嗨!這擰巴的劇情!陸早早莫名的牙疼!

留在餐廳里的遲遇,拿過陸早早座位上,那件被遺忘了的紫色外套,一個人坐了很久。

「蘇羽,調查一下,陸早早最近陷入了什麼案件里,適當的時候推波助瀾,幫他們。蘇翼,陸早早需要人保護,安排幾個人暗中保護一下。剛才我感覺到了不對勁,最好把幕後的人給我揪出來。蘇軻,你去給我弄明白萬緋煙到底什麼情況。蘇擎……時刻關注陸早早的動態,還有她認下的那對夫妻,以及她的姐姐。我要她,以及她身邊所有人,都平安順遂。」

「是。遲總。」 四人齊聲應下。

遲遇剛剛在街上,拉住陸早早的那一刻之前,他是察覺到隱匿於人潮中的一股子危險正在逼近,卻又不同於以往的那種壓迫感,說明並不是衝著他來的。那麼只有一種可能了,這是衝著陸早早來的。

當下就拉着她的手走進了這家視野開闊的餐廳。吃飯期間,他注意到街上有個人徘徊在街角,盯着陸早早。且此人一看就不好對付,一臉的陰鬱不說,眼神還極度犀利,他是學金融的,戰略謀略都刻進骨子裡的,這種人一看就是內心有成算的。他不希望小棗兒出丁點兒的問題。

摩挲着掌心的針織衫,莫名其妙的想要擱在臉龐上蹭一蹭,他是這麼想的,也就是這麼做的。柔柔的觸感,裹着香香的甜,撲面而來。這就是陸早早身上的味道。

抓起桌上的水杯,猛喝了一口水,壓一壓心中的躁動。

拎着陸早早的衣服,慢悠悠的走出了餐廳。聽說她就在附近辦案,遲遇想着,要是去給她送衣服,這個理由應該可以成立吧?呃……她還有同事在,那就……

「蘇軻,定二十杯奶昔,去冰,送到陸早早出勤的現場。交給陸早早,就說是DZ感謝他們不辭辛勞的工作。這衣服……」 摸了摸手裡軟軟的針織衫,遲遇抬頭看了看艷陽高照的天空,想了下,笑着說,「衣服算了,晚點涼了,我親自送。快去辦吧。」

「好,好的。遲總。」,被遲總的話,炸的暈暈乎乎的蘇軻,腳下生風的跑了。

遊樂場這邊的現場處,其他人已經陸陸續續開始收隊了,江隊與張隊他們弄來了一部筆記本電腦,只要確認下視頻沒問題之後,他們也要回去了。

秦安與張海平回來了,「江隊,張隊,死者身份有消息了,是市中心那邊的商業區板塊一個叫『想吃就吃』的飯館的一個大廚,名叫鄭磊,二十四歲,他有個女朋友叫溫小玲,就是我們這個案宗的第二個受害者,而第一個受害者叫溫馨,是溫小玲的堂姐。溫馨與溫小玲都不是本地人,她倆年前才來到本市,鄭磊倒是土生土長的荊海人。鄭磊與溫小玲和溫馨都有牽扯不清的感情糾葛。鄭磊社會關係還挺複雜的,交友的社會階層還挺廣泛。交的朋友也是形形**的……」

「溫馨與溫小玲死亡時間分別是什麼時候?」 江隊突然出聲問。

「死者溫馨的死亡時間是本月七號,凌晨一點到三點之間。死者溫小玲的死亡時間是本月八號晚上八點到九點之間。死者鄭磊死亡時間推定為本月十九號,即昨天午後三點到五點之間。三起兇案拋屍時間都在深夜到凌晨之間。」 匆匆趕來的陸早早陳述道。

見陸早早跑的一頭汗,江隊來到陸早早身邊,「小棗兒,我不是告訴你,我們要收隊嗎?這邊沒什麼事了,你直接回隊里就好了。」 邊說,還邊從口袋裡拿出紙巾給人擦汗。

「江隊,我沒事的。我想跟大家一起回去。」 陸早早 知道,回了隊里,就意味着要忙死了,她不能缺席。

江隊又轉而問向正在確認視頻信息的華南,「視頻好了沒?」

「 找到了。江隊!」 華南邊回答,邊點開了視頻。

大家也都隨之看了過去。

「江隊,張隊,有發現!」 華南點擊視頻,放慢了播放速度。

盯着筆記本里放慢了的鏡頭,一遍又一遍重複的這一幕,棄屍的人,陸早早她方才見過!就在那條街上!

陸早早站立不穩了。

「小棗兒,你怎麼了?」

剛剛趕回來的林妙妙,正好看到站在人群最後位置的陸早早,搖搖欲墜的樣子,林妙妙趕緊上前扶人。

聽見林妙妙的驚呼,大家又都看了過來,陸早早煞白的小臉,苦笑,「我,我這運氣是不是太好了呀。就在剛剛,我在街上看到過這個棄屍的男子……他,他還陰森森的對着我笑。」

陸早早驚魂未定的說出自己的遭遇。她依舊記得那雙陰鷙的眼睛。

「你說什麼?!」 張隊與江隊,同時驚呼。紛紛表示不妙。

張隊搶先,「小棗兒,這段時間,不要一個人行動,任何時候都要跟着我們,不可以落單。」

「好,好的,張隊。」 陸早早似懂非懂的點頭。

張隊還想說些什麼,江隊沒給他機會,「華南,秦安,收隊,回隊里說。」

「是。」 眾人齊聲應下。都開始收拾裝備,已經確認過視頻信息,回隊里就要開始排查這個人的身份了。

陸早早和林妙妙一起幫大家收拾排線與筆錄本。

就在這時,抱着奶昔匆匆而來的蘇軻與他另一個助手,來到了陸早早面前。

陸早早目瞪口呆,「我,我吃飽了啊……」 不用喝奶昔了啊。

蘇軻則沒有給陸早早機會,微笑着,禮貌的對張隊他們說,「各位好,我是DZ集團的特級助理,蘇軻,這是我的工作證。這些飲料是我們DZ集團慰勞各位的,辛苦了,各位。」

放下飲料,帶着他的助理,就匆匆的走了。

「呵!這手筆夠豪啊。喝,還是不喝啊?」 張海平上前瞄了瞄,弔兒郎當的問出來。

張超看看江琦,主動上前拿了一杯,「喝,為什麼不喝。剩下的帶回去,給隊里的兄弟們。」

陸早早也被林妙妙塞了一杯,看着奶昔,似乎看到了細心的遲遇。自從回到這個城市,再次遇見了遲遇後,她就覺得這個人和她記憶中的那個冷冷清清的少年,一點也不一樣了。到底哪裡不同了呢?

中午那會兒吃飯的時候,他還給她倒水,還給她挑魚刺,還給她檢出來香菜,嗯,陸早早不喜歡吃香菜,那位心細如塵的遲遇遲公子,居然只是觀察了一會,就發現了……

陸早早,想不通,喝了一口奶昔,呃,甜……是她喜歡的草莓味道。

沒再想什麼,跟着江隊上了車,回隊了。


《幸而早早遇見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