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新婚夜被鴿後我綁定了大司農系統
新婚夜被鴿後我綁定了大司農系統 連載中

新婚夜被鴿後我綁定了大司農系統

來源:google 作者:林冉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義 林冉

【fqxs】奈何被周家攔住了,原主無法,只得帶上私房銀子回了林府出自報復心理,回了林府後的原主更是日日出入戲院等地,砸錢捧戲子等行為更是層出不窮這不,為了爭得與若流共餐,掉入河裡染上風寒一命嗚呼林冉...展開

《新婚夜被鴿後我綁定了大司農系統》章節試讀:


奈何被周家攔住了,原主無法,只得帶上私房銀子回了林府。

出自報復心理,回了林府後的原主更是日日出入戲院等地,砸錢捧戲子等行為更是層出不窮。

這不,為了爭得與若流共餐,掉入河裡染上風寒一命嗚呼。

林冉忍不住嘆氣,唉…….這都是什麼事啊。

家人奇葩就算了,還有一個夫家。

而這夫家,經過原主一系列的作為,除了在戰場上毫不知情的侯爺和世子爺,估計周家沒人不討厭她的。

【嘀——系統友情提示,周家在大豐地位極高,宿主與夫家建立良好的關係,對於成為大司農有很大的幫助喲。】

提示你妹提示,原主與周家那是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這關係怎麼建立?

周家就等着周允琛回來與她和離呢!

【宿主要對自己有信心,如此貌美如花的小嬌娘,周家世子一定逃不出你的手掌心。】

林冉:「……不是,你們系統都學了些什麼?」

【滋啦——什麼都有。】還有點小嘚瑟。

林冉無語,「別滋啦了,我要睡覺了。」

說著煩躁地閉上了眼睛。

要說有什麼辦法能治癒煩躁的心情,睡覺絕對是第一個。

美美地睡了一覺,那些煩惱全拋卻。

吃過早食,林冉本着消食的心一路溜達到了祠堂。

裡頭傳來林桑打着呵欠和自家祖宗說自己豐功偉績的聲音。

林冉滿意地點頭後離開了。

守着門的小廝心驚膽戰,見林冉沒什麼不滿離開後,總算放下心來。

本着得罪三少爺也不能得罪大姑娘的心思,他們真真是按照大姑娘的要求半個時辰就讓三少爺讀一遍啊。

還好還好,看來他們做對了。

去祠堂晃了一圈,又去了賬房處。

「將府里的所有賬本抱到我院里,記住了,一本不能少。」林冉定定地看着賬房。

賬房心裏一緊,「是,姑娘。」

等林冉走後這才敢大口喘氣,隨即又反應過來,「我又沒做虧心事,害怕個啥?」

林冉回到自己的蕪湖院,又喚來了五子叔回話。

五子叔:「大姑娘,今日一早我就遣人去外面打聽了,現在外人都在議論錢家這事呢。」

又道:「桑葉處理後,我們搜了他的屋子,搜出了共兩百兩銀子和一些玩意兒。」

林冉接過來看了看,「入賬。」

又對五子叔說:「這事不要再管了,我有新的事務要交給你去做。」

五子叔躬身聽吩咐。

林冉:「我這有兩件事兒,你去打聽打聽……」

五子叔茫然地點頭,雖不明所以,還是去布置了。

五子叔離開後,賬房以及小廝抱着賬本來了。

「放桌上吧。」林冉指了指面前的桌子,心裏想着得讓下人收拾出一個書房來。

以前林冉是有書房的,不過她不再進學後,她就命下人把書房撤了。

放在最上面的賬冊是府上的賬冊,另外還有林家名下的產業。

在京城郊外有一百畝良田,還有林義的職田。

本朝官員,除了領奉銀外,朝廷還給了官員相應品級的職田,職田僱人種植,無需交稅。

林義是正五品的大將軍,朝廷給他的職田有三頃,相當於三百畝地。

除此之外,還有兩個位置不是很好的鋪子。

林冉先看了府上的賬本,看着每日里如流水一樣花出去的銀錢,陣陣心痛。

蹙着眉頭,用硃筆在賬本上划下了一筆又一筆。

「職田產出多少?」

賬房戰戰兢兢道:「田地好壞不一,有些畝產一石,有些不到一石。」

林冉握筆的手一緊,差點將手裡的筆折斷。

「這些田是誰在管着?」

「回姑娘話,」開口的是剛回來的五子叔,「這些職田是交由戶部管理。」

見林冉不解地看着他,繼續道:「因着所分的職田好壞不一樣,並且官員調動頻繁,所以在職田這一塊兒上,大家都並不上心。」

原來如此。

又拿着自家那一百畝良田的賬單看,「咱家的田地也是僱人種?年收多少?」

其實上面寫得很清楚,一百畝良田,畝產一石小麥。

一石也就是一百二十斤,這產量低得可憐。

五子叔道:「姑娘,小麥是佃給附近的村民種,咱收一半的租子。」

「如此說來,除去一半給佃農的,那麼一年也該收上來六千斤糧食,除去糧種以及一些…損耗吧,算一千斤,那麼也該收五千斤糧食才對。」

「去年收上了四千斤糧食,前年收了四千五百斤糧,大前年收了四千八百斤糧,再前年收了五千斤糧。」

林冉每說一句,賬房的腦袋就低一分,心裏更是心驚。

將賬本合上,「這幾年風調雨順,緣何這產量倒是一年比一年低?」

林冉目光犀利地盯着賬房看,直接把他做假賬這事寫在臉上。

賬房噗通一下跪在地上,「姑娘,小的冤枉啊,底下莊子里的管事,交上來的賬簿就是這樣。」

「交上來的賬簿是這樣?你就沒有疑問?你也不去核實?」

賬房心裏苦,「姑娘,這事小的回過老夫人,只是老夫人她……」

林冉知道他的未盡之言,老夫人她一心禮佛,家裡的主子們除了會花錢其餘全不管,所以這事也就了了。

在心裏將系統問候了一遍,找個什麼家庭不好,找個滿是『漏洞』的家庭,還大司農呢?

沒等她成為大司農先餓死了。

【滋滋啦啦——若不是你,我早就帶着農學博士走上人生巔峰了。】

林冉只覺得心累,無視系統吱哇亂叫。

「花兒,將昨日贏來的六千兩給王賬房。」

林冉認真地看着王賬房,「我看了賬本,這是我從賬房支取的銀錢。」

原主是個奇葩,嫁了人,回到娘家揮霍無度不說,花了幾千兩銀子就為了和若流一起游湖。

結果倒好,別人的銀子扔進水裡還能聽個響聲。

她的銀子扔到水裡,連一圈水波紋都沒有盪起。

哦,還賠上一條命。

林冉表示,她也是要臉的,白吃白喝就算了,絕對不能再花府里的銀錢去捧一個戲子。


《新婚夜被鴿後我綁定了大司農系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