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懸崖之上
懸崖之上 連載中

懸崖之上

來源:google 作者:點滴李才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李一帆 李東海 都市小說

李一帆一直以為自己生活在一個幸福安穩的家庭之中,直到有一天,父親李東海接了一通電話,李一帆的平靜生活被打破李一帆的母親劉素雲自李一帆出生開始,就放棄了工資還不錯的工作,成為了家庭主婦李一帆面對如此巨變,該如何解決家庭危機?這個原本的幸福家庭又該何去何從?展開

《懸崖之上》章節試讀:

夏日的天氣總是陰晴不定,總是由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時而熾烤着大地上的一切,讓你無所遁形,無所逃避,即使你躲進了樹蔭里;時而暴雨傾斜而下,積水不是讓你**腳,就是讓你滿身污泥。可生活不就如此?生活,從來不會存在於你的想像中,往往讓你大吃一驚,無從適應!

「龍華縣預計明天下午5點至8點會有暴雨來臨,出門的市民請注意帶好雨傘……」李東海在沙發上聽着天氣預報。「明天有雨,小帆,我明天下班去接你,你在學校門口等着我。」李東海對着李一帆的方向說。「嗯嗯,好的,爸,我6點鐘放學,6點15到校門口等你。如果老師拖堂,那估計就會晚點。」李一帆頗有計劃的說道。「嗯,知道了!」李東海繼續看着電視說。

「小帆,你可真會安排。」李一帆的媽媽劉素雲說道,只見她圍着一個粉紅色的、略微掉色圍裙,一邊做飯,一邊點開手機,用快手賺着金幣。「哈哈哈,我從小不就這樣嗎?這不是還要感謝我爺爺,天天告訴我,人無遠慮必有近憂,還給我買了各種計劃本,天天讓我做計劃。」李一帆說著也寫完了學校剩下作業的最後一點尾巴,蓋上筆蓋,走出了房間,如釋重負的坐在的沙發上。

「爸,我想看一會電視。」李一帆殷切的說。「你作業都寫完了?不再複習其他的了?」李東海緊握遙控器,頭也不轉,津津有味的看着足球賽。「當我沒說。」李一帆知趣的起身向廚房走去,想看看媽媽做了什麼好吃的,順便和她聊會天。

「叮叮叮………」一串有節奏的鈴聲響起,李東海急忙從沙發起身,走向電視柜上正在充電的手機。拔下充電線快速的走進卧室並關上了門。

「我不是不讓你給我打電話嗎?」李東海略帶怒氣的說。「好好好,先不說了,一會見面說。」李東海快速的掛斷了手機。

「誰啊,爸,下班了還打電話。」李一帆從廚房走出來,試探性的問。「啊,沒誰!,工作上的事,我出去一趟,一會回來!」李東海對着廚房方向說道,又看了一眼李一帆。「走了,一會做好了你們先吃!不用等我。」說罷就拿着車鑰匙匆匆的下樓了。

「媽,林語今天和我說,晚上去她家玩一會,反正我們一個小區,我玩一會就回來,行嗎?」李一帆撒嬌的問着媽媽。「行行行,去吧,左右你們兩個都不着家,趕緊吃,吃完早點回來。」劉素雲抱怨的說道。「好的,我吃完了,媽媽。「李一帆急忙扒了兩口飯,就拿着手機衝出了家門。

家庭主婦就是這樣,自從有了孩子以後,劉素雲放棄了原本收入不錯的工作,全部心思都撲在了李東海和她的小帆身上,沒有社交,原來的朋友也漸行漸遠。

劉素雲看着滿桌子的飯菜,本想好好的和丈夫、閨女吃一頓飯。但是現在兩個人都有約出去了,心中不免失落。劉素雲往嘴裏塞了一口米飯,食之無味,便就把餐食收進了廚房。

李一帆走出家門,打開手機定位,看到位置定位於瑞福金店。李一帆順手攔了一兩藍色的的士。「師傅,去瑞福金店。麻煩快一點!」李一帆看着定位催促道。「好嘞,馬上!」司機回答道。「小姑娘這麼著急,怎麼了?」司機透過後視鏡,斜着眼睛對李一帆說。「喔,沒事,我哥帶着自己的女朋友去選首飾了,我想看看她女朋友長啥樣。」李一帆佯裝淡定說。

司機一路不停的找話題聊天,李一帆以沉默作為回答,之後司機也識趣的不再說話。

「到了,下車帶好隨身物品。」司機提醒道,李一帆隨手掏出10元錢遞給了司機,便匆忙下車跑向了金店。李一帆看了一眼手機定位,果然還在金店。

透過金店的玻璃,李一帆看到李東海正在和一位身材中等,身穿紅色連衣裙的女人挑選首飾。「你看這個怎麼樣?」女人嬌嗔的說道。「你喜歡就好。」李東海掐了一把女人的腰說道。「服務員,幫我把這兩個打包一下,我們要這兩個了。」李東海大方是說。「好的,先生,請問你是我們店的會員嗎?」店員客氣的問道。「還不是?」李東海回答道。「那我建議你們辦理一個會員,辦理完會員以後,這兩件首飾可以為您打9折。掃這個二維碼就可以辦理。」店員介紹道。「好,那我們辦理一個吧!」李東海拿出手機掃向二維碼,辦理了會員。「先生,請到入口左側結算。」店員打印出來發票遞給了李東海。李東海心情不錯的走向了結算處。

李一帆掏出手機,拍下了幾張照片,便跑到了對面的蜜雪冰城點了一杯檸檬水,靜靜的坐在店裡觀望着對面的動態。

不一會兒,李東海和女人親昵的走出了金店,兩人在金店前呆了一會。李東海便為女人攔了的士,而自己則開車,看起來是向回家的方向走了。

李一帆迅速出了店,緊忙也叫了的士,慌忙地開了車門,快速的坐了進去,並對司機說:「快點,師傅,跟上前面的車!」「好的,這個我懂,是不是抓小三?」司機八卦的問。「啊,差不多吧?」李一帆尷尬的回答道。「姑娘你看起來年紀也不大,這麼早就結婚了嗎?還是結婚晚點好,省的渣男追着跑!」司機又是憤慨又是八卦又是驚訝的說著!「快點師傅,千萬不要跟丟了!」李一帆催促着司機,讓其集中注意力。「放心吧,這種事,怎麼能跟丟呢。」司機信心滿滿的說。

「到了,就這,我說我跟不丟吧?要不要進去看看?」司機一臉期待的問。「嗯,知道地方就行了,不上去了。哦,對了,拜託您這件事也不要往出說好嗎?畢竟縣城就這麼大,我親戚也有開出租的,這件事被大家都知道………」李一帆略帶為難的說。「放心吧!小姑娘,我不會往出說的!」司機保證着說。「我們回去吧!到剛剛上車的地方,蜜雪冰城。」李一帆說。

在車上,李一帆發了一條短訊給林語:狗友,來瑞福金店對面的蜜雪冰城,我請你吃冰激凌。

的士停在了蜜雪冰城店門口,李一帆下車便看到了林語在店門口等她。「狐朋,你怎麼今天會請我吃冰激凌,不會有求於我吧?林語戲謔的說道。「怎麼會?你是我的狗友,又不是樂山大佛。」李一帆也予以相同的語氣回答。「走吧,再晚紅豆都賣完了。」李一帆推搡着林語進了蜜雪冰城,點了兩份冰激凌和兩份草莓搖搖奶昔。

「你怎麼了?今天不太對勁耶。」林語坐在李一帆的對面,大口吸着草莓搖搖奶昔說。「沒有啊,可能今天出門前陪我媽在快手上看一段回家的誘惑,讓洪世賢和艾莉影響到了我的心情,我媽還告誡我以後找對象要擦亮眼睛,當然最好永遠不要找對象,沒看快手上都說,女人遠離不幸的最主要途徑就是遠離男人嘛?」李一帆感嘆的說。

「啊?狐朋,你不要這麼悲觀嘛?我給你講一個我家真實的案例:我們初三那年,也有一個女的一直纏着我爸,我爸媽那年一直在吵架,他們都以為我不知道,但實際上我一開始就發現了。我找了我爸開誠布公的談了,我知道他最疼愛的是我。我告訴他,如果他拋開我和媽媽,我會讓他後悔一輩子。後來我藏到了鄉下的爺爺奶奶家,並讓他們和我一起演戲,讓爸媽都找不到我,一直有半年,他們便沒有心思去干其他的了,後來我把自己搞的特別狼狽的回家,即使回去也不和他們任何一個說話,這樣持續了好幾個月,這件事也就過去了,總的來說,我還是依仗着我才是他們最寶貴的東西的這個主線來展開的,僅供參考。」李一帆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哦,對了,你等我一下,我媽媽上次在瑞福買首飾忘記要發票了,我去取一下,你慢慢品嘗!」

李一帆過馬路直向福瑞金店,「歡迎光臨,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嗎?」店員熱情的問道。「我爸媽剛剛到這裡買了兩天首飾,但是回家以後發現發票不見了,問問你這邊是不是忘記開發票了?」李一帆解釋道。「是李先生嗎?」店員說。「嗯,是的,李東海,我爸說他在這裡還辦了會員卡。」李一帆笑着說。「稍等,剛剛李先生的確在這裡買了兩件首飾,但是我們的確開了發票,這個發票是補開不了的,但我們也留有發票的聯次,可以給您找出來確認一下。」店員微笑着說。「這個聯次我可以拍一張嗎?要不然我爸以為我是偷懶,壓根沒有來過。」店員拿出來這張發票聯次,示意讓李一帆拍。

「還在吃?天了嚕,你還把我的那份吃了,你是生怕明天沒飯吃,晚上自己要給自己造一泡留着吃嗎?」李一帆看着林語,損了她一通。「哎呀,好吃的不吃掉,你怎麼知道好吃的它會不會生氣呢?萬一它生氣了,豈不是會變壞?」

《懸崖之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