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虛境逆行
虛境逆行 連載中

虛境逆行

來源:google 作者:今天也要咕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今天也要咕 奇幻玄幻 槐文

據說是來自那些廢土行商的消息,有人發現了通往新世界的方法,在那神秘的黑色書頁上寫有這世間一切事物的解答這個世界步入廢土紀元已經超過400年的時間,類似的謠言層出不窮但這回,消息似乎是真的——槐文穿越到了廢土時代,當醒過來的時候,他所在的黑幫正在被人吊打展開

《虛境逆行》章節試讀:

先是察覺到對方的異常,再聯想到異能,自己必須要在齊艾面前完完整整地展示出這一心理過程才行。

跳過中間過程直接聯想到答案的傢伙,肯定有問題。

同一道數學習題,做過相同題型的人和第一次做這種題型的人解題速度是不一樣的。

如果你的解題速度和其他人一樣快,那麼就會讓人懷疑你之前是不是做過這一道題,又或者是不是天賦太妖孽了。

做過這一道題的……在人均文盲的貧民窟擺明就有問題。

表現太過妖孽的傢伙,這種人放在身邊同樣是沒辦法讓人放心啊。

而粗心的傢伙,在這一行只配被捅刀子和割腰子。

所以得折中一下。

槐文假裝沒看到齊艾嘴上叼着的那根香煙上冒氣的縷縷白煙,趕緊低下頭從褲兜里找打火機。

幸好,打火機沒有摔壞。

這劉大夫在給自己包紮的時候也沒有順手拿走,看來是對這種便宜貨沒興趣。

槐文這時候才想起自己其實在這個世界是不抽煙的。

雖然大多數人的刻板印象裏面,像槐文原身這種貧民窟孤兒又是溜街子,抽煙喝酒什麼的肯定都是家常便飯,但是槐文的原身在這個世界裏面實在過得太苦逼了,他是連煙都沒錢買,酒水更是碰都沒碰過。

至於撿地上的煙頭來抽——開玩笑,大夥都是窮苦人家,憑什麼讓你撿便宜?

窮人抽煙,都是把煙頭燒黑了才停下來的。

哪怕到了野狼幫,老大時不時會派發下來一些煙酒來犒賞小弟,但作為新人蛋子的槐文本來就分不到多少,他都是把這些東西存着,以便其他大哥們需要的時候及時孝敬的。

一去二來,槐文雖然煙是抽都沒有抽過,但培養出了在褲兜里揣上一支打火機的習慣。

在廢土紀元,哪怕是打火機這種沒什麼技術含量的東西,也依舊是沒什麼技術含量。

一個鐵外殼,一塊電池,一個電打火模塊就是打火機的全部構造了。

槐文把表皮生着鐵鏽的打火機拿出來,想要做出給大佬點煙的動作,但隨即拉動了傷口,讓他疼得面容都當場扭曲了。

即便如此,他還是一步一步顫巍巍走到齊艾的身前,抖着手臂,咬着牙遞過打火機。

在這一過程中,槐文抬起頭才發現齊艾手中的香煙已經點着。

他先是困惑地看了一眼齊艾的褲袋位置,因為按理說他是壓根沒看到齊艾拿出過打火機點火的,隨後再露出驚恐的表情。

這時候演技都是小問題,關鍵是自己從困惑變成害怕的表情已經讓對方看在眼裡了。

如果是愣頭青,到這裡臉上的表情大概就只會有困惑了。

如果是心思細密一點的愣頭青,在困惑之後臉上應該會有一絲欣喜。

畢竟自己投靠的老闆疑似是個覺醒者,光是疑似兩字就足夠歡天喜地了。

在貧民窟,0級的覺醒者便已經是各個勢力拉攏的對象了,1級覺醒者那足夠當大型黑幫的老大了,哪怕到了城區這待遇也不會差到哪裡去。

但如果是全身上下都是心眼的那種人,在欣喜過後就應該是害怕了。

害怕自己面試沒過,被殺人滅口。

不然齊艾這嗑了葯手上還有真傳的傢伙,為什麼要隱瞞自己的能力到野狼幫這種小幫派裏面受氣啊,難道還會是太子爺出來微服打工不成?

笑死,如今這世道可是末世,真來一個太子爺怕不是被各路人馬吃得連渣都不剩。

槐文不知道自己的思路有沒對上出題者的電波,但想來不會與自己的想像差距很大。

「呵,心思挺敏銳的。」

齊艾抽了口煙,看着白霧從自己的口中噴出,繚繞成一片。

抽了兩口,他才繼續說道:「說來聽聽,你剛剛為什麼感到害怕了?」

「我在擔心艾哥剛剛是不是,用了那傳說中的異能來點燃香煙……」槐文吞吞吐吐地說道:「您也知道,野狼幫在快樂鎮是壓根上不了檯面的,有您有這能力哪個勢力不是搶着要,所以……」

齊艾瞥了一眼槐文:「怕我殺人滅口?」

「是。」槐文絲毫沒有猶豫,直接承認了下來。

「但我心裏也在高興。」

槐文繼續說道:「這意味着一旦艾哥你點頭應允我替您辦事,以後我對您來說就是自己人了。」

齊艾狠狠地吸了一口煙,煙身瞬間被覆蓋上一層紅色,很快就在強烈的氧化活動中燃成灰燼。

他一口氣直接把大半管煙都直接吸沒,這才長舒一口氣,吐出大片雲霧。

「很好。」

齊艾如此說道:「你好好休息,等恢復以後有的是事交給你做。」

「好好做,好好學,跟我混無論你以後想要還是錢和女人都應有盡有,我從不虧待自己人。」

說完,齊艾把煙直接丟到地上。

這幾句話算是認可槐文跟在他身後做事了。

但槐文知道只有在自己真正經過考核的時候,才能被齊艾算是自己人。

現在只能算是考察期。

「謝謝艾哥賞識!」

槐文一身染血的繃帶,站在病房前歡送新大腿離開。

自己這波蹭到了主線的大腿,高低混個覺醒者應該不難。

等自己覺醒了異能,這還不天高海闊任我飛?

心裏高懸的石頭終於落下,槐文心想自己終於可以睡個安穩覺了。

等睡醒後,自己終於可以認真研究一下這操作界面到底能提供什麼樣的功能。

正當槐文睡意正濃的時候,肚子突然發出一陣「咕嚕」聲。

肚子餓了。

……

有一說一,這世上可能有起錯的名詞,但還真的沒有叫錯的外號。

黑診所果然是名不虛傳。

原本槐文只是以為黑診所這一叫法是因為沒有相關醫療資質的意思。

但他發現自己還是太年輕了。

這年頭哪還有足夠的公信力可以授予醫療資質啊,各個城鎮都是圈地自封的,難不成還指望住在城區裏面的那些大老爺們組織起什麼公信力組織么?

劉大夫這診所之所以叫黑診所,不是資質的原因,而是因為它……連水都是按杯收費的。

這簡直,黑得深沉。

直接讓槐文找回了自己第一次去高級餐廳吃飯的感覺,當看到菜單上一百八十塊錢一杯白開水的時候,那股震撼人心的感覺同樣是讓他久久不能忘懷。

齊艾給槐文安排的第一件小工作就是替他處理在這個黑診所的雜事,要求在有限的經費內,把槐文和另外兩個少年組成員的醫療費問題處理妥當。

這事槐文能夠理解。

畢竟哪怕是鐵下心腸做好準備要卧薪嘗膽個幾十年的野心家,在面對柴米油鹽這種繁瑣事情的時候也難免被消耗耐心,所以這事甩到槐文頭上的這事肯定算不上什麼考驗,單純的就是嫌麻煩的雜務。

典型的做得好不會加分,但做不好肯定會減分的事情。

問題是齊艾交代給的錢在剛剛的手術中就用得七七八八了,這還不包括後續的治療費用和吃喝拉撒的部分。

現在告訴槐文連喝杯水都要收費,讓他怎麼可能不憤怒。

但憤怒歸憤怒,醫鬧是不可能的了,一輩子都不可能醫鬧。

槐文一臉憤恨地吃着劉大夫拿出來的包子當早餐,每當眼角的餘光看到那肌肉滷蛋那散發著光澤的肱二頭肌的時候,不知為何總能想像到自己被一巴掌拍到牆裏面的畫面。

於是他老老實實地為自己的早餐和喝水費付了錢——用齊艾留下的那疊灰鈔付的。

在快樂鎮,有三種常見的貨幣。

第一種是廢土行商們使用的,由商貿聯合來為其價值擔保,金額通常比較大,通常用於大宗商品交易。

這種貨幣叫做籌碼,據說每個籌碼都內置有一串獨一無二的加密密匙,使用區塊鏈技術,號稱識別碼唯一、價值唯一,絕不可能被仿製。

第二種貨幣由天南行省的統治者,銀銹城所發佈的貨幣——紙幣。

紙幣不是貨幣的種類而是它的實際稱呼。因為紙幣是使用了某種材質如同普通紙張一樣的特殊金屬製成,據說這種金屬源自一種輝煌紀元的特殊金屬冶煉技術,同時具備柔韌和高硬度這兩者截然相反的特性,所以才有了紙幣之稱。

紙幣的維氏硬度值在180左右,熔點為950°,密度是一般紙張的1.5倍,出了名的結實耐操無偽鈔。

第三種就是快樂鎮自己發行的貨幣,只在快樂鎮內流通,名為灰鈔。

灰鈔這玩意沒什麼可描述的,小地方幣種,價值不穩定,連做假鈔的人都看不上這種貨幣。一般人只要有選擇,能不收灰鈔的場合都不會收,因為用它兌換其他貨幣是有價值折損的。

劉大夫一看到槐文遞過來的灰鈔,往牆角吐了口口水。

呸,灰鈔,狗都不收。

但他不是狗。

於是劉大夫一把接過灰鈔,放入口袋裡。

在小小的餐桌上一共有四個人。

肌肉猛男劉大夫,助手黃安,病人一號槐文,還有今早被抬進急救室的病人三號老鼠。

二號病人李蛋目前還躺在手術台,由自動手術台進行清創處理。

和李蛋這個背後中了一梭子彈差點沒命的倒霉蛋不同,老鼠他的傷勢和槐文差不多,都算是輕傷。

今早送進來的時候之所以捂着肚子,是因為把人抬下車的時候擔架脫落了。

被摔的。

這讓槐文一時間分辨不出老鼠和李蛋到底哪個更倒霉一些,聽到劉大夫說起這件事的時候甚至忍不住笑了起來。

槐文幾下就把手中的包子吃完,用眼角的餘光打量四周,這時候才發現餐桌上少了一個人。

肌肉滷蛋的女兒,昨晚給自己遞水的小蘿莉不見了,沒有出現在餐桌上。

《虛境逆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