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應龍血
應龍血 連載中

應龍血

來源:google 作者:馬克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廣成子 都市小說 馬克

【fqxs】(七)轉輪眼「馬小友,應龍血脈正是九黎族的剋星所以,我等把你召喚前來,的確是想請你擔任凡人界的三界使九黎餘孽三界皆有,而且經歷歲月,早已混跡在各個階層之中而你憑着血脈里的感知能力,要找出他們...展開

《應龍血》章節試讀:


(七)轉輪眼

「馬小友,應龍血脈正是九黎族的剋星。所以,我等把你召喚前來,的確是想請你擔任凡人界的三界使。九黎餘孽三界皆有,而且經歷歲月,早已混跡在各個階層之中。而你憑着血脈里的感知能力,要找出他們卻是事半功倍。當然三界使遠遠不止你一位,屆時會有其他使者前來凡人界和你會合,你們互相輔助配合,才便於成事。蚩尤乃上古凶神,一旦脫困非同小可。此事關係到三界安危,三界之人均是責無旁貸,還請小友萬勿推辭。」廣成子說罷,站起身來,給馬克作了個揖。

馬克有些誠惶誠恐,這麼大的一個上古仙人給自己作揖?什麼時候賺來的面子?再說了,即便不作這個揖,眼下給自己的任務就能推辭得了嗎?雖然自己並不覺得能勝任,但是大局觀還是有點的。廣成子這麼把話說明了,光棍得倒也頗讓人心生好感,無比親切。

馬克趕緊站起身來鞠了一躬,道:「幾位大仙啊,我從小到大沒什麼大理想,充其量就是個小人物,從來沒覺得自己會有這麼大的能力。但是每個男人都會有個英雄夢,眼下忽然天降大任,我也是知道輕重的,事到臨頭自然不會退縮。但是我的個人能力方面……嗯,想必大仙們也不會讓我就這麼赤手空拳吧?」馬克知道任務是肯定推不掉了,眼下就是談條件的時候了。這種討價還價的事情馬克也沒少做,且不說任務難度係數怎樣,好歹先要對得起自己剛確認的半仙身份,搞點法寶仙術傍身,即便任務完成不了,保住小命是前提。興許平時還能當個超人蜘蛛俠啥的,圓一圓自己的英雄夢也是挺過癮的。

廣成子打了個響指,笑道:「那是自然,先把酒喝了。」

第二口酒下肚,這一口比第一口來得更多些,馬克只覺得身體「轟」一聲響,四肢百骸如被幾百伏的電流擊中,渾身骨骼又開始噼啪作響,而且這次聲響連體外都能清晰聽見。馬克覺得如果過年喝一口這個酒,然後往街上一站,就顯得特別喜慶,就像一串人形鞭炮,也不知道城管會不會來管。這種渾身**的感覺說不上是舒服還是怎樣。

馬克知道這酒和酒里的龍血丹跟自己身體開始起了造化。玄幻武俠小說看了不少,易經洗髓的情節也是知道的,目前的情況看來就是如此。自己自幼就不會受傷,而現在身體改造順利的話,應該會更加變態了。封神演義里雷震子被師父雲中子用兩顆仙杏改造後生出了風雷雙翅,楊任被清虛道德真君用金丹改造出目生雙掌,哪吒被太乙真人用三個火棗改造出三頭八臂,就連廣成子自己的徒弟殷郊也是吃了幾顆豆子,變化出了三頭六臂。可見神仙們都是喜歡用吃喝來進行人體基因改造的,眼下又用仙酒混合了龍血丹給自己喝,看起來也沒什麼太大的創意。赤**也收過徒弟,正是殷郊的兄弟殷洪。但是殷洪可能不那麼饞癆,所以滿師下山時身體還是正常外形。這次赤**給自己拿來了仙酒仙丹,難道是因為以前沒成功改造徒弟,想在自己身上過一把改造基因的癮?

馬克想到這裡不由開始擔心起來,畢竟這裡交代完後還是要回到凡人界的,聽老神仙們的話里之意自己的任務活動場所應該是以凡人界為主,自己回去還是要見人的。萬一自己被改造成一個怪胎,且不說父母會被嚇個半死,恐怕任務還沒完成,自己就已經被有關部門捉去進行科學研究了。

第三口酒,馬克悶了一大口,杯子已經見底。觸電般的感覺越發強烈,手臂上的龍紋忽然金光大作,發出耀眼的光芒。金光化作一條細線開始渾身遊走,馬克的腦海里忽然覺得可以看到這條細線在自己的身體里行動,金線遊走到哪裡,**就一陣舒爽。金線游到某個部位的時候,馬克甚至渾身一個激靈,快感襲來,差點失去控制,臉上不由尷尬了一下。好在三位老神仙似乎見怪不怪,根本沒在意馬克的神情,自顧自在喝酒吃零食說閑話,似乎知道馬克喝了酒會有一段時間的適應過程。

小說里常見的洗骨伐髓後身體會分泌雜質的情況並沒出現,想必是自己身體里有應龍之血,雜質並不會太多,或者就是小說里寫得不怎麼靠譜,馬克也沒去細想。

等全身噼里啪啦的聲音停下,意識里的金線也消失不見的時候,馬克還在惴惴不安,生怕自己身體發生突變,從而無臉見人。身體安靜了片刻,他從意識里發現自己丹田裡忽然升起一團金色氣體,氣團在身體里開始慢慢凝結,最後形成了一條龍的形狀,頭角崢嶸,鬚髮畢現,身上的鱗片閃耀着金光,非常富貴的樣子,樣子倒是和傳說中的龍區別不大。此時馬克覺得渾身充滿了一股奇異的力量,從每個毛孔里往外滲透。馬克似乎感覺金龍轉過頭來,對着自己看了一眼,發出一聲長吟。這個龍吟和剛才攫影術中涿鹿之戰上聽到的龍吟很像,金龍看自己的眼神也是很相似。金龍昂首振鬣,大吼一聲,驀然化作了點點金光,紛紛散落在自己的身體內。

「原來真的有龍存在。」馬克恢復正常感知後第一句話就是這句。

廣成子笑了一下,道:「自然是有的,三界劃分後,獸類也有各自歸屬。龍族被劃分在昊蒼界而已,所以凡人界不怎麼能見到。」

「這不太公平,為什麼龍要歸在昊蒼界?」

「龍族沒什麼稀罕的,只是你們凡人界見得少了,物以稀為貴罷了。三界分治之後,龍族鳳族麒麟朱雀等等各種神獸劃歸昊蒼管理,就好比熊貓犀牛長頸鹿斑馬這些動物劃歸在你們凡人界一樣,同樣幽冥界也有魑魅魍魎之類的魂獸,我們在昊蒼界內也是難以見到。龍族只有上古血脈比較珍貴,異常強大,比如燭龍,比如應龍,比如黃龍兄的真身黃龍等等,其他尋常的龍類也就馬馬虎虎,很普通。」赤**在一邊插言。

「昊蒼界要見一頭大熊貓,就和凡人界見一條真龍一樣難。」黃龍真人呵呵笑道。

「我給大仙們帶紀錄片影碟來看,拷在硬盤裡帶過來也行,犀牛斑馬長頸鹿都有。」

「人界的科技產品這裡用不了。」黃龍真人不無遺憾。

「也對,我忘了這茬兒了,那我下次多打印點照片帶來。」

「這倒是可以有。」

「咳咳,說正事兒。」廣成子有點聽不下去了。

「是這樣的,我從小沒什麼拯救世界的夢想,也沒什麼本事。現在我知道自己有什麼應龍的特殊血脈,也明白這個血脈帶給了自己即將要面對的相應的責任。雖然這個責任並不是我主動想要承擔的,但是既然我擁有了能力,這就表明我也有了相應的責任,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這句話不錯,誰說的?」黃龍真人有點好奇。

「唔,蜘蛛俠的大爺。」

黃龍真人不明所以,很想追問,但是看了一眼廣成子和赤**,見二人臉色有點發黑,不是很好看的樣子,於是很識相地住嘴不問,只是心癢難搔,很想知道三界之中什麼時候出了個說話那麼有文化的蜘蛛精。

「馬小友,你體內的應龍血已經被赤精師弟的龍血丸喚醒,現在百毒不侵,刀劍難傷,在凡人界足可縱橫。只是要對付九黎一族,還不太夠。彼等銅頭鐵骨,力大無窮,且在三界內隱沒了數千年,混跡在各個族群之中,三教九流皆有存在,尋常手段難以找出。現在我傳你一術,稱作『轉輪眼』,此術可觀三界萬物,窺因果,探緣由。只是小友目前龍血初甦,靈力尚弱,頻繁驅動此法會大耗精力。待假以時日,圓轉純熟,此術則會對小友是大有裨益。」說罷,廣成子屈指一彈,也不等馬克有所反應,一道金光化作一個圓輪,直接衝進了馬克的大腦之中。

馬克大吃一驚,還來不及作出任何反應,便眼睜睜看着金輪飛入自己頭部之中,然後便下意識閉上了眼睛。他覺得腦海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齒輪。這個齒輪開始緩緩轉動,漸漸地,齒輪周圍出現了一些大小不一的齒輪,隨着時間推移,齒輪越來越多。馬克看到了自己的四肢百骸似乎化成了無數的各種尺寸大小的齒輪,互相堆疊嚙合在一起。這些齒輪以自己腦海里的這個大齒輪為主,紛紛各自運轉起來。這些齒輪前後交互,運轉方向各異,馬克甚至覺得自己身體里充滿了機械運轉的聲音,就像一個巨大的鐘錶,非常蒸汽朋克。大概一刻鐘的功夫,整個龐大的齒輪組運轉完成,慢慢停了下來,又漸漸從自己身體里化作一道道金線散去。

馬克睜開眼睛,眼前一切如常,三個老頭子還是在笑嘻嘻地喝酒吃零食。馬克心中納悶,怯怯問道:「所以,搞定了?」

「搞定什麼?」廣成子問。

「我看到了很多齒輪在我身體里轉來轉去,然後就沒了,所以這個轉輪眼是算成功了還是失敗了?」馬克對於自己的身體能不能駕馭平地而來的仙術這個問題還是持忐忑的態度。

廣成子笑着拍了拍手,說:「我倒是忘了,你尚是半仙之體,術法還不能隨心所欲,這樣吧,我教你個啟動此術的手訣。小友要動用此法的時候,雙手如此掐訣,便可以了。」說著,廣成子雙手大拇指和食指指尖相抵,形成兩個環狀,然後併攏放在眼前,就好比小孩子在眼前用手比劃一個望遠鏡那樣。

馬克見狀差點一口鮮血噴出。萬年老仙人賣萌也就算了,但是這個所謂的仙法手訣也太傻逼了吧?難道每次想運用這個轉輪眼的時候,還要像個白痴一樣在眼前用手做一個望遠鏡?很毀人設的好不好?這叫我回凡人界還怎麼去裝逼啊?

馬克翻了翻白眼,心中無奈,只好學着廣成子的樣子在眼前比划出一個望遠鏡。

頓時,眼前的景象出現了巨大的變化,本來白茫茫無一物的建築內部忽然間充實了起來,屋內到處都是門戶,各式各樣,五顏六色。放眼望去,無窮無盡,似乎這無數扇門都通往無數個未知的方向,方才赤**和黃龍進出的黑漆大門也在其中。再看三個老頭子,渾身都被一層金光籠罩着,身體彷彿是黃金鑄就一般,耀眼奪目。

「到底是金仙啊,果然很金。」馬克內心感嘆不已,隨即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身體,不由嚇了一大跳,雖然自己是醫藥公司的,也看慣了醫學經絡圖,但是如此透徹地看自己的經脈肌肉骨骼,還是相當恐怖的。雖然乍一看在感覺上似乎有些異於常人,但他並沒有心思去分辨有什麼不同,還是不看為妙。馬克放下了雙手,瞬間一切正常,房間依然空蕩蕩白茫茫。

每個男人的童年都有一個英雄夢,馬克也不例外。只是隨着年歲漸長,他開始學會思索,思索關於內心的英雄夢已經不僅僅是一個簡單的不着邊際的夢想,而是應該賦予一些什麼可以改變人生的意義。眼下從某個層面來說,自己已經變成了自己認知意義上的超人。或者按照漫畫或者電影的定義來說,自己具備了超能力,就像X-man。但是他對超級英雄的理解卻不再淺顯,他知道自己會回歸人界,然而人界里的**、體制、輿論乃至自己的同事和親朋好友,對於自己成為一個超人會持什麼態度?

馬克並不樂觀。他不可能再中二幼稚地認為自己會像電影中那樣拯救世界,而是必然會面臨很多世俗的問題,這些問題在凡人界很現實。雖然自己現在的狀態在凡人界的世人眼光里已經顯得很不現實。

馬克微微嘆了口氣,他並不想把自己的擔心告訴老頭子們。他覺得既然要當一個英雄的孔雀,享受開屏時美麗帶來的喝彩,同時就要接受開屏背後的雜亂無章。

三個神仙見馬克並沒露出想像中欣喜異常的表情,倒是覺得有些訝異。卻也沒有驅動窺心術去探究馬克的真實想法,畢竟馬克是要回到凡人界去面對自己的社會和任務,三界都有自己的規則,一個規則之外的存在總難免會遇見一些問題,這事在所難免。神仙們智慧通達,完全可以理解馬克,對即將面臨的未來有些擔心的思考是成熟的表現,總比沒心沒肺來得強。

廣成子微微一笑,說道:「轉輪之眼雖然並不是什麼通天大法,但好歹也是我的道法一脈,如此說來,馬小友也算得上是我的傳人了。」說著有些意味地看了馬克一眼。

馬克絕對不是傻子,哪能還聽不出廣成子話里意思,這老神仙是要收自己為徒啊。且不說能傳授自己多少本事,就拿玉虛十二金仙的身份來說,這靠山簡直是比做夢能做到的程度還要大了不知多少。不由心裏一激動,往後挪開椅子,作勢就要下跪拜師。

廣成子一拂手,被挪開的椅子又回到了馬克的屁股下,馬克不由自主又坐了回去。廣成子接着道:「不忙,你這個徒弟我算收下了,也不用什麼繁縟之禮。赤精道兄呢雖然平時愛裝逼,不假辭色,但是他給你的龍血丸醒血覺脈,百花釀伐骨洗髓,花卻心血無數。而你的得益之處遠勝於你現在所能認知到的,從這點來說,赤精道兄自然也是你的師父,至於黃龍道兄呢,唔……」說著,廣成子摸了摸鬍子,呡了一口酒。

馬克心裏樂得不行,這個拜師禮還沒拜,師父已經開始給自己要好處了。果然三個老頭子還是廣成子最親,畢竟也是夢交幾百天的老朋友了。


《應龍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