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吟遊歸雲處
吟遊歸雲處 連載中

吟遊歸雲處

來源:google 作者:才人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庄游賢 蕭雲吟

剛考上研究生一場車禍竟然穿越重生了!系統說只要完成復仇任務就可以回家了!什麼?居然還有絕世美男還不止一個!成年人的世界,不需要選擇我全都要了!展開

《吟遊歸雲處》章節試讀:

翌日 天空漸漸露出了魚肚白

丫鬟、小廝們也陸陸續續起床忙活,輕手輕腳穿梭在庭院中。

半個時辰過去,一隻小胖手揉了揉眼睛,打了個呵欠,起來準備穿衣裳,左繞一圈,右繞一圈,綁個結,再披個半袖,ok,搞定。

下床開門準備招呼玉玲弄點洗臉水來,洗漱一下,剛開門玉玲就端着洗臉水走到門口「小姐,洗臉水已經打好了,溫熱的。」

走進屋子放好洗臉水轉頭看着我愣了一下,從頭往下看了一遍,眉眼彎彎:「還以為這幾天小姐變成了小大人,結果…」捂着嘴痴痴的笑。

玉英也端着早膳進來了,看見我也是打趣道:「小姐,果然還是個小孩子,可愛的緊。」放下碗筷,拿起巾布浸了水給我洗臉,然後玉玲解開我的衣服重新給我穿,先穿好裡衣,再穿內襯,再圍一圈齊腰長裙,最後披上半袖短衫。

真麻煩啊……

「等等,昨天的石頭袋子做好了嗎?」我抬頭問。

「做好了,做起來簡單,現在給小姐拿來嗎?」玉玲綁好最後一個結問。

「去拿吧,等會吃了飯就綁起來,出去玩。」我迫不及待的搓搓小手。

沒過多久,玉玲拎着幾個大小不一的布袋子進來,放在兩個凳子上,「左邊這是石頭的,右邊這是棉花的。」

「先放那兒吧,快坐下吃飯,辛苦了。」說完我就坐下拿起筷子吃飯。

她倆也應聲坐下,「對了,我每個月能領多少銀子啊?」我突然想起我的空間得花銀子才能看得見,我的禮包到現在還沒打開!還不知道那個盲盒是個什麼坑呢!

「小姐問的是月銀吧?」我咽下飯菜,點點頭,玉英繼續說道:「小姐每個月的月銀是一百兩,之前小姐的月銀都是放在玉玲姐姐那兒的,因為小姐經常會買些好吃的好玩的,基本不到月底就花光了。」

「什麼?這一百兩這麼不禁花嗎?」看史書上說,一個農村鄉下人,一家一個月幾兩碎銀就夠了。這敗家子!

「小姐買的都是些酒樓的新菜,什麼雞鴨魚之類的,還有些個時令,有時稀缺,價錢自然就貴了。」玉玲解釋道。

「……」一臉汗顏,真能吃啊!

「這個月的月銀還剩的多呢~小姐不用擔心不夠吃。」玉英扒着飯說。

「注意禮數!食不言,別把小姐帶壞了!」玉玲瞪着玉英說道。

「無妨,這些規矩我都知道,外人面前我會注意的。」我看着玉英低着頭,拍拍她「沒事,外人在的時候注意些就是了。」玉英乖巧的點點頭。

吃完飯,放下筷子,洗漱好,收拾完。

玉英說跟着收拾碗筷去了,「現在還剩多少月銀?」我問玉玲,「還剩九十多兩,月初小姐身體不適,買了些葯,然後昨兒個買了些粗布,就沒什麼支出了。」說完拿出荷包放着幾錠銀子和些許銅錢,又給我昨日我給的荷包「昨個兒買布花的是月銀,這是小姐的荷包,沒用上。」

總共算下來就一百三十多兩,還行吧,暫時能買個蠟燭。本想自己帶個蠟燭進去,誰知道進去就滅了,行,那我換燈籠,又滅了。合著不花錢就不行是吧,除了錢,什麼東西都帶不進去!

「給你二十多兩備用,剩下的一百一十兩我有用。」我轉頭看着博古架上的珊瑚樹和夜明珠若有所思「這些能值幾個錢?」我指着博古架問玉玲。

玉玲一怔「小姐急需錢嗎?我這裡還有每個月領的二錢銀子,每個月我都攢着的,小姐要用,我給您拿來。」說完就準備去拿。

我拉住她,「你的錢你自己用,那是你的血汗錢。我們家家大業大的,不要你的。這些個玩意兒到底值不值錢?」

「應該有個十幾兩銀子吧?奴婢也不懂這些奇珍異寶,要不奴婢去古玩街幫您問問?」玉玲試問。

「行,你去吧。」我擺擺手。

玉玲出了院子,我關上房門,摸了摸玉佩,浮現出黑黑的空間,7號也不知道死哪去了,我怎麼買東西啊!

剛想着,7號出現了,「感應到你的召喚我就來了!怎麼樣適應的還不錯吧?」7號笑吟吟的看着我。

我瞪了她一眼:「平時我召喚你,你怎麼不在啊!沒錢召喚不出來是吧?」

7號眨眨眼無辜的說:「我現在的設定就是系統商店,你要買東西,我才能出現呀!哎呀~身不由己啦~」

我冷哼一聲:「哼!我看你現在適應的比較快啊!不跟你浪費時間了,我要買蠟燭。」說完遞給她二十兩銀子。

她沒接,若有所思的說:「之前我記得你問過首充禮包。」

「我知道,十兩。這不是夠的嗎?!」我怕她又整幺蛾子,瞪着她強調着。

「哎呀,哎呀,別這麼凶嘛~額,是這樣啦,我們現在生意不好做呢~所以……」她小心翼翼的看着我。

「所以,所以什麼!所以沒了?」我怒氣沖沖的看着她。

「也不是就是漲價了,五十兩。」她見我剛要發火,立馬補充道:「但是,好東西多了很多啊~真的真的,物超所值呢!」

我不生氣,我不生氣,我真的不生氣。

說著取出四十兩銀子,剩下的砸向她「拿走!禮包和蠟燭給我!」

她穩穩地接住銀子,然後消失在黑暗中,蠟燭亮了,我看着漫無邊際的黑暗,看來這空間還挺大的,氣消了一半,蠟燭照亮的地方有各式各樣的柜子,柜子上有兩個鍵,一個添加,一個刪除,我按了一下添加,又多了一個柜子,再按刪除,柜子又不見了,喲呵,還算良心商家,弄得還挺人性化,挺高級的!

然後我走向第一個柜子上,柜子旁的地上有兩個超大的紙盒,上面寫着新人禮包和首充禮包。

我先打開新人禮包,一個平板,一本書,一支笛子,還有個半人高的盒子,這是手錶?我打開一看,居然是一把劍!這把劍的劍鞘通體玫瑰金色,浮雕着一隻鳳凰展翅向上飛着,我拔出劍,劍身微微泛着白光,靠近劍柄處刻着:鳳鳴劍。

現在人多眼雜的,我也不懂武功,咋練啊!我丟到一邊,拿起平板打開,屏幕一亮,各式風格的手錶琳琅滿目,原來是選手表啊,我還以為給我換貨了呢,一頁一頁往下翻,什麼勞力士,浪琴,天王……

最後我選了一個類似首飾的一個小鐲子,上面有一顆紅寶石,翻開就是錶盤。想來方便帶着,又不會被人發現,就點了一下屏幕,然後盒子里多了個手錶,平板也消失了。

我拿起來戴上發現有點大,就塞進袖兜里了。又走向首充禮包。同樣大的盒子,不會也是四件套吧,我挪開蠟燭,照着這個箱子,打開:一個大頂燈!我氣得一拍桌子!明明有燈,還讓我買蠟燭!

坑啊!

再也不想充錢了!

肉疼的我還是摸了摸這個燈,然後這個燈就懸在高空中了,上看不到頂,四周看不見邊,但是燈照亮了很大一片,地到是能看清,鋪着灰色的大理石。

看來能儲存不少東西,就是不知道別的東西能不能帶進來,算了以後再說吧。

箱子里還有一本武功秘籍《鳳鳴九天》。這好像和那把劍是配套的。

還有一個盒子,我拆開一看,液晶屏的電電電電視?我摸了一下,就自動懸在空中了,屏幕亮起來。

初級任務:瘦到60斤

獎勵:初級禮包(0/1)

正好於我不謀而合,正在進行中!

還有一個小卡片在桌子上,是一張電卡,指尖碰一下,電視的旁邊立了一個機器,將卡**去,剩餘電量:500度。500度應該能用幾個月吧?

轉了一圈,算來算去,也不知道虧還是不虧。

肉疼的我拔掉電卡放在柜子里,關掉電源,睜開眼睛把袖兜里的鐲子拿出來纏上布帶着,再把石袋綁在衣服裏面,然後拿着香料使勁在身上蹭着,又拿出胭脂畫的滿臉都是,成了。抓着撲蟲網,打開門準備出門捉蜻蜓。

這時玉英收拾完碗筷回來,看到我這幅打扮準備出門便問:「小姐這是,這是,準備出門捉蝴蝶?這都深秋了,哪還有蝴蝶呀!」

「裝裝樣子,活動活動減肥呢」我笑着答道。

「那奴婢陪您一起去吧,玉玲姐姐呢?」玉英張望着,不見玉玲的身影。

「她去幫我辦事去了。沒事我們先去玩吧。」說完拉着她手,邁開小短腿往院子外走去。

剛走出院子門容嬤嬤帶着一個拿着書的女先生,朝雲水苑走來,看見我還沒來及說話,我就朝她喊了句下午學,就拉着玉英往**院跑了。也不管身後有沒有人追來。

「這…」容嬤嬤看着我跑遠,又不能丟下先生去追,尷尬的說「我先安排女先生休息片刻,讓您看笑話了,嫡小姐比較貪玩。」

女先生點頭道:「無妨,那便休息片刻吧。」

「呼…累死了。」才跑了一百多米的我累的氣喘吁吁,玉英給我拍拍背「小姐休息會吧。」我搖搖頭說:「慢慢走吧」

這古代的有錢人家的庭院是真的大啊。前院一個會客廳,左邊側邊小道的盡頭有個茶水間,右邊是個書房,書房右邊的小道通着一個人工湖,幾棵柳樹的樹蔭下還有錦鯉在戲水,再往後走就是會宴堂。

往回走就是後院,左邊是大哥住的棲遲苑,二哥住的悅風苑,父親住的主院,中間是祖母的蘭枝苑,右邊則是王氏和四哥,六妹和我的雲水苑。再往後還有一個大人工湖,二三百米的走廊,中間有個別小亭,兩三處假山,還有石桌石凳,湖面搖曳着荷花桿,和片片荷葉,微風吹着湖面,波光粼粼。

湖中還有一個湖心亭,賞荷賞月,比起高樓大廈,還是這樣的風景令人心曠神怡。

天天繞着這房子不說跑幾圈,就是走幾圈,幾個月下來肯定也瘦了。

轉了幾圈熟悉了地形,累的實在走不動了,這渾身的香味更是熏得頭暈眼花,便對玉英說:「我們回去吧。」玉英也累出了汗,扶着我往回走。

路上好巧不巧碰見雲心,本不想理她,這人硬往上湊,「姐姐這是去後花園捉蝴蝶了呀?怎麼不叫上妹妹~」我往前走了幾步,風一吹,身上的香粉和臉上的水粉吹向她,她往後退了幾步,用袖子擋住口鼻說:「妹妹想起來突然有事,母親還在等我,妹妹先走一步。」說完用嫌棄的眼神看了我幾眼,落荒而逃。

我笑着追了兩步:「下次我去玩,一定會叫上妹妹的。」

粉白的身影頓時如臨大敵跑得更快了。

我和玉英哈哈哈大笑,轉身繼續往回走。

剛走到院子,就看到大哥二哥在門口一臉嚴肅的四下看着。

我走近一點,招呼着:「大哥,二哥!」大哥蕭雲松一身玄色長袍,一根白玉簪,沒有凌亂的碎發,鋒利的劍眉下有雙深邃的眼睛,高挺的鼻樑,緊緊的抿着嘴,似乎即將要噴出火來。二哥蕭雲柏靠在門檐邊,藏青色的長袍,略比大哥還高還結實些,不愧是武場出來了,只是這同樣的劍眉下,是雙桃花眼,略微有一絲不羈,袖長的鼻樑,一張薄唇,顯得五官更加立體。

這要不是我親哥哥該多好,我咽咽口水,真是暴殄天物。

一陣風來一雙劍眉擠在一起,中間形成一個「川」字。

「阿嚏!妹妹你這不是作賤自己嗎?」二哥蕭雲柏揉揉鼻子淚眼汪汪的看着我。

「大少爺,二少爺,小姐這樣是有原因的。她這是為了……」我拉住她,示意她不要說了,然後抬頭對哥哥說:「大哥二哥先去坐坐,我洗漱下就來。」

「小姐你可回來了。大少爺,二少爺也來了。」玉玲見我回來跑過來扶着我。

「玉玲,你先給哥哥們奉茶,我去清洗下。」我理了理頭髮,轉頭走進屋子。

二哥看着我的背影打趣道:「大哥,妹妹似乎又胖了。」

大哥的眉心擰在一起,瞥了一眼雲柏,雲柏立刻噤聲,雲鬆開口道:「今天定要給她好好說教說教,不能再心軟了!一定要給她掰正了,就算她恨我,打也要給她打正了。不能讓母親在天之靈看着她被人引入歧途。」話罷一甩袖子,坐在了石凳上。

二哥坐在旁邊,摸摸鼻子,端起茶杯,心想可憐妹妹又要遭殃咯。

玉玲在一旁倒茶,聽到這不免手抖了抖,差點倒出來,希望等會小姐的成長能讓兩個哥哥放心,別再為難小姐,倒完茶就退到一邊等着小姐出來。

《吟遊歸雲處》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