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月照君
月照君 連載中

月照君

來源:google 作者:沉靜寡言的不二熊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陳君 顧月

顧月,大學剛畢業最近正參加教育局的考試,準備在旗內當一名幼師她不是幼師專業,一邊學習,一邊實習,一邊考試最近身心油煎熬似的熬的厲害,初入社會,人情世故,讓單純的她應接不暇陳君,寒窗苦讀十年,父母雙亡書生意氣,書中自有千鍾粟,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書是他的朋友,是他的知己任爾東西南北風,我自在書中真正的快樂,不是狂喜,它是顧月遇見陳君,以後的生活,細水長流,碧海無波,在芸芸眾生中做普通的人,享受生命一剎那的喜悅,那麼他們在一起,處處即是天堂展開

《月照君》章節試讀:

回到房間,把門關上,盤腿躺下做腹式呼吸,呼……吸……

她對他定是芳心暗許了,不然心裏怎麼不受控制的難受;他對她肯定也是情投意合,眼裡有光,心中有愛,藏都藏不住。讓我在中間受折磨。

不想這麼多了,迎接我的新生活吧!

這就是我的家啦,屬於我一個人的家。這個房間簡單、整潔,有少女的氣氛。簡單的農家院,土坯牆,房頂蓋着草,並排三間房,顧父的房間靠東,顧月的房間在西邊,中間房間前面是個小客廳,後面是個書房。一張長桌,桌上放了些書和筆墨,靠後窗一張榻,靠東牆的竹子編的書架上有些書,隨意地放着。

坐西朝東有一大通房,堆了些柴禾,應該是廚房了。後院種了些蔬菜。雖然家都在記憶里,但清清楚楚看着才覺得真實。大伯娘家就在隔壁,雞犬聲相聞。

顧父帶着她來陳家村時已有記憶,從哪來卻忘記了。顧父也沒有說起過,只愛閑散過活,教村裡孩子啟蒙。指導陳君的學問比較認真,陳君雖叫顧父師傅,但顧父卻沒有認他做弟子,平時愛飲酒,何以解憂,唯有杜康。顧月性子安靜,冷清,如一幅水墨畫,沒有活潑的色彩。他們雖住在鬧市,卻又好像遺世獨立。

鄉親們常閑聊說,他們和我們不同,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現在的顧月卻不同有市俗氣,從小在孤兒院長大,自我快樂,自尋快樂,自我解憂,技藝爐火純青,只是內心深處同顧月還是有一些相同處吧,孤獨的,沒有安全感。但最最重要的就是先把自己活成個人樣,而且要好好活。

正拿着本遊記看得入迷,陳君提着食盒進來。一碗肉糜粥,一碟小菜。邊吃邊看,習慣使然,老人卻不讓孩子吃飯看書,飯就着書吃到肚子里了,吃不着飯香。顧月從小沒人約束聽不着那些愛的嘮叨。

「月兒,這麼入迷,這些書你不是早就看過嗎?」

「嗯,好書都是讓人一遍又一遍的看。」顧月頭也不抬,只盯着書,飯一勺還沒吃。

「先吃飯,身體還在恢復,要好好吃飯。」陳君拿走書,坐在另一張凳子上接着看。

顧月沒有書看,吃着飯看陳君看書。仔細打量他,鼻子挺直,唇形好看,薄厚適中,睫毛長長,眉如山峰聚,有氣勢,單看眉鼻是果斷,有主見的人。

陳君書看的認真,有道眼光直直盯着他,不發覺都難。

「飯也要認真吃,才對得起糧食。」

「對,對」,顧月嘻嘻地笑,不再看他。

眼睛最好看,彷彿陽光下灧灧的溪水,清澈,溫柔,靈活,充滿了令人歡快的活力。雖是鄉里,這個面相卻是不俗。

如是穿越前的顧月肯定會自慚形穢,可如今的顧月卻是妥妥的小美人,雖長在鄉里,卻時時散發著迷人的光,悅己悅人!

人好看,飯也香。顧月低着頭,一勺一勺吃得認真,勺勺里都有陳君的秀色,飯是什麼味道已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陪着吃飯的人,和此時的心情。

飯罷吟茶,顧月的卻是白開水。一絲茶香從陳君的杯子里飄來,聞着這清香,顧月陶醉。如果相互愛慕中的兩人,顧月最企盼的樣子就如這茶,絲絲縷縷,淡淡清香,沁人心脾,不濃烈,有甘苦。她害怕巨大的幸福,或強烈的痛苦。平平淡淡簡簡單單長長久久最好。

「把葯喝了」,顧月正端着白開水發獃,陳君把葯碗放在顧月桌前。羞死個人,愣神的功夫,她把一生的情感願望想了個遍。

一個字苦,兩個字難喝,忍無可忍還得忍,像是在生死存亡之間做鬥爭,表情可愛又滑稽。陳君轉身握拳做咳嗽狀,才使喉嚨里的笑浪藉機破牙齒而出。從沒見過這樣的月兒,這麼鮮活。

《月照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