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再赴時光孟元熙
再赴時光孟元熙 連載中

再赴時光孟元熙

來源:google 作者:孟元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姜晏如 孟元熙 現代言情

「這些是你這麼多年來送給謹安的物件兒,如今也不適宜留在東宮了,謹安說讓我拿來還給你」葉謹安是太子的名諱,她故意這樣稱呼,便是為了彰顯親近之意,順道膈應我罷了我掃過盒子里的書箋、毛筆、流蘇墜子……每年到生辰時,我就會送一個小物件給他,皆是精挑細選過的,沒想到竟已經積攢這麼多了……...展開

《再赴時光孟元熙》章節試讀:

在東宮賓客盈門之時,天下第一相師許復親自出山,拜見天子,言星象有異,妖女降世,禍亂江山,觸怒天意,降下天罰,若長此以往,國祚不穩,朝代更迭。
此言一出,矛頭直指東宮。
坊間流言更是越演愈烈,那些說書先生從歸元寺火災講起,曆數孟元熙被救前後性情變化之大,判若兩人,更言及她當日所作之策論,遍歷世事,洞察天下,絕不可能是一個深閨女子所作。
而她此前在京都閨秀中泯然眾人、毫無才名,轉而一夕之間,才華驚世,實在反常之極。
其後更是頻頻異舉,女扮男裝參加科舉,還蠱惑太子為其空置後院,更能預測未來,斷世事吉凶……而太子自從遇見孟元熙之後,亦是不復從前之賢德,而今色令智昏,懈怠政事,罔顧祖宗規矩與法度。
此間種種異相,皆是妖孽作祟之相,就連街上童謠也都唱着妖女出、災禍生、江山亂。
聯想到相師之言,坊間百姓皆說原來並不是孟元熙能預知災禍,而是她本為妖女,勾引儲君,引下天罰,帶來災禍。
我不過稍稍推波助瀾,短短月余,她已經從百姓心目中的神女變成了帶來災難的妖女。
而楊氏一族趁機上奏,請求絞殺妖女,還天下太平。
坊間響應者眾,附上萬民書請願。
帝王下旨,將孟元熙即刻下獄。
事發突然,而她仍沉迷於舊夢,她想不通為何自己一夕之間能從眾人追捧的神女變成了妖女,成為了人人喊打的階下囚。
我與哥哥站在茶樓高處,哥哥不免唏噓,昔日尊榮加身,風光至極,今朝卻四面楚歌,人人喊打……我抬眸笑道:這難道不是必然的結果嗎?
她從不在意世家生存之道,今日苦果,早有預兆,太子為她忤逆聖意,滿京女子雖羨慕這般深情與榮寵,可是終是成了眾矢之的,帝王不喜,滿堂朝臣口誅筆伐,楊氏一族心有不忿,孟元熙算是親手把自己推上了風口浪尖,而今恰好是牆倒眾人推罷了……至於她是神女還是妖女,又有誰真正在意?
哥哥點了點頭,而後長嘆一聲。
這一世,孟元熙輸得比我想像得更快,許多事和她預料的根本不一樣,而我行事搶佔先機、不按章法更是讓她亂了分寸。
此番還多虧了哥哥能請得許復出山,否則這些事也不會這般容易。
聞言,哥哥垂眸道:我雖去請了,可他出山卻不是我的功勞。
此話怎講?
哥哥嘆了一聲,而後負手而立,極目遠望,沉聲道:許復出山,是因為星盤之相真的有異,朝中局勢將有大變。
這一世許多事情的走向已與前世大不相同了,算算時間,或許有些變故也到時機了。
局勢之變,當是東宮,前世太子歷經兩立兩廢,而今又當何去何從?
孟元熙被下獄,可太子卻不願棄她而去,於歲羽殿外長跪不起,為其求情。
可他的執拗,在帝王看來便是為女色所惑,迷失心智,不堪大任。
這一次,任由他跪着,帝王毫不心軟。
可是太子竟夥同其支持者聯名上奏,氣得帝王將摺子摔在他的頭上。
所有人以為帝王只是一時之怒,可是當夜聖旨便降下了。
誰也沒想到廢黜太子的詔書會來得這樣突然,聖旨上寫的是忤逆君父、結黨營私、耽於女色、不堪大任。
太子倚仗着帝王對先皇后的情意,多年來穩坐儲位,後來數次忤逆,讓帝王日漸失望,而聯合一眾支持者為孟元熙求情,名為上奏,實為威逼,結黨營私,犯了帝王大忌。
至於孟元熙,太子不再是太子,那她也不再是太子妃了,陛下的旨意則是絞殺。
可她顧不得太子被廢將會如何,卻在獄中哭喊着要見我一面。
前世的她在被賜毒酒前,也是這般請求的。
或許,也該去見她最後一面了。
她的手抓着欄杆,儀態盡失,滿目猙獰,厲聲道:那日你說知曉未來事的不止我一人,是不是你在背後害我?
我輕聲道:難道你沒想過是自作孽不可活嗎?
太子被廢,已經無人可以救你了。
她聽到消息的那一刻,跌坐在地,滿目蒼涼,怎麼可能?
我穿書而來,知曉書中每一個人的結局,世間事盡在我掌握之中,我不甘於籍籍無名、碌碌此生,所以我搶奪你的氣運,只為親手改寫結局,明明最初的一切都和我預想的一樣,可是後來怎麼就變了?
她似乎很難接受這樣的結果,她向來自負,總覺得洞觀世事、高人一等,可如今淪為階下囚,命在旦夕。
她忘了,從她不甘於書中命運、奪人氣運的那一刻開始,所有的事就已經有了變數。
你從一開始便瞧不起這裡的人和物,高高在上地俯視着,總是透露着你的輕蔑,可你忘了,你對抗的從不只是一個人,這裡能人輩出,亦有規矩法度,你憑藉著那些偷來的東西,招搖過市,盲目自傲,終有一敗。
我話音落下,她笑得瘋狂,目光中儘是不甘與執念,過了半晌她才自顧自地開始說了起來,你知道嗎?
這是一個書中世界,原本你會按照幼時婚約嫁給葉謹安,夫妻恩愛,五載之後他會登基為帝,而你會成為他的皇后,你才是書中的女主,而我費盡心思將葉謹安作為攀援而上的工具,可終是鬥不過書中的宿命。
這些話,前世她臨死之前對我講過了,如今只不過是再次重複一遍。
明明是她野心作祟,從沒有人逼她去爭去搶,而今卻怨天尤人。
前世的我最後也當了皇后,只不過不是葉謹安的皇后。
因孟元熙的步步威逼,機緣巧合之下,我嫁給了旁人。
而那人最後成為了帝王,我與他之間走過風雨數十載,是最佳的盟友。
而葉謹安的太子位經歷了兩立兩廢,最後起兵反叛,死於亂箭之下,而孟元熙則是被一杯毒酒了結性命。
她確實以一己之力改變了書中所有人的命運。

《再赴時光孟元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