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生頂流,系統逼我爆大瓜!
重生頂流,系統逼我爆大瓜! 連載中

重生頂流,系統逼我爆大瓜!

來源:google 作者:一品帶磚宮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小白 江離 現代言情

做了五百多次任務,第一次當人云小白有些激動她終於可以不用干那些毀天滅地的事兒了完成最後一個任務她就可以帶薪休假100年就問你們羨慕不?嫉妒不?不過,這坑爹的系統……還得幫它處理各種Bug和整頓任務世界不良好風向她已連續工作五百年了這一次她的最後一個任務就是整頓娛樂圈,爆出當紅明星的100個大瓜,讓吃瓜群眾吃到爽來,大瓜無情的轟炸吧!如果你置身光明,就不會畏懼黑暗本書純屬胡編亂造,如有雷同,純屬巧合狗頭保命展開

《重生頂流,系統逼我爆大瓜!》章節試讀:

雲小白剛出房門,就在轉角碰到了的江離。

江離換了身白色運動衫,看樣子正要準備出門。

「小白,早餐在桌子上。你慢慢吃,我去跑步了。」江離溫和的看着雲小白。

臉上依舊帶着許多青痕紅腫。

「嗯,好的。」雲小白笑着回應着江離,看向餐桌上精美的早餐,摸了摸自己空落落的肚子。

想起昨天下午的那份盒飯,她都沒來得及領到!

她被白嫖了!

今天去劇組她一定要吃兩份盒飯,把她損失的吃回來!

不,三份,還有昨天江離的一份。

雲小白剛吃完早飯,就接到一個電話,是**局打來的。

鐵柱死了。

死在了她們一起生活了五年的地下室里。

身上被刺了十幾刀,刀刀刺中要害。

雲小白聽到這消息時震驚不已,鐵柱昨天晚上還在發消息給她,慶祝她找到了新工作,為她準備了驚喜。

雲小白吃早餐時才看到消息,還回了鐵柱,說她忙完就回去,還商量着和鐵柱準備換一個大點的,有陽光的房子。

只是上面的消息永遠也等不到回答了。

眼睛一酸,眼淚不受控制的滴落。

雲小白好奇的用手指沾了沾放在嘴裏,鹹鹹的,苦苦的。

心裏忍不住揪痛起來,有一瞬的心悸。

腦海回放着宿主與鐵柱,之間的二十載友情片段,感同身受。

喉嚨像是被人狠狠掐住,發不出一絲聲音。

「小白,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王海剛起身,準備伸個懶腰,享受美好的一天。

就看到雲小白蹲在地上,緊握手機,失聲痛哭。

雲小白好一會兒,才斷斷續續的說出了原因,期間無數次哽咽與悲鳴。

「別擔心,有我和小離在,別怕,我們陪着你。」王海抱住雲小白,輕聲安慰。

見雲小白好些時,這才拉着雲小白出了門。

打了個車,直奔**局。

「你好,我是劉鐵柱的朋友,你們剛剛打過電話給我,我,我想再看看她,好嗎?求你們了。」

雲小白泣不成聲,雙眼已經紅腫充血,她渾身止不住的顫抖。

「小白,不怕。小離也快來了,我們都在,不怕。」

王海也是個嘴笨的,心中全是安慰的話語,到了嘴邊卻說不出來,只會一個勁的叫着不怕。

看着雲小白如此難受,他的心裏也焦急萬分。

到了停屍間,寒氣從門縫中肆意冒出,王海止不住的打了個哆嗦。

雲小白仿若傀儡,臉上沒有了任何錶情,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正中間的一個鐵床。

鐵床上,鐵柱靜靜的躺在上面,她被蓋上了一塊白布。

白布上血跡斑斑。

雲小白輕輕的走上前去,慢慢掀開白布的一角。

她揚起一個淡淡的微笑,看着門口的警員和王海,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

「噓,你們小聲一點。鐵柱睡著了,她最討厭別人打擾她睡覺了。」

看到鐵柱慘白的臉,和身上的大面積縫合痕迹,雲小白再也忍不住了,哀嚎痛哭出聲。

她的意識逐漸模糊,雙眼一黑,身體如同被瞬間抽了骨頭,癱軟在地。

一個白色身影飛快的從王海身邊一閃而過,接住了倒地的雲小白。

再次醒來時已經是下午了,依舊還在警局中。

江離用紙杯接着溫水一點兒一點兒慢慢的喂着昏迷的雲小白。

睜開眼睛,四目相對。

只是在雲小白的眼裡,儘是悲傷。

王海在一旁和**查看着監控,已經七八遍了,依舊一無所獲。

破舊的大樓里監控早就壞了,形同虛設,更別說她們住的地下室了。

警官讓雲小白回憶劉鐵柱生前的人際關係,看是不是有什麼不同尋常。

雲小白也在努力回憶着,依舊一無所獲。

別看鐵柱身材粗壯高大,實際她說話軟軟糯糯的,性格也比較柔弱。

雲小白實在想不起鐵柱會有什麼仇家。

警官了解情況後,記錄在案,讓她們先回去等消息,有最新的情況會立馬通知她們的。

雲小白回去之後一直關在房間里,一句話也不說,默默的流着眼淚。

看着與鐵柱的合照,看着一條條的聊天記錄,靜默不語。

飯菜被江離熱了一遍又一遍,端進房裡又端出,依舊保持原樣。

因為出租房是兇案現場,不能讓人進入,所以雲小白收拾不了自己和鐵柱的東西。

江離讓王海看着雲小白,自己出去為她買了些生活用品和必需品。

期間,江離在路上遇到了林果果,考慮到有些東西他實在不方便也不清楚,就邀請了林果果去和他一起去購買。

江離提着大包小包回到了家,把東西分類清洗,用烘乾機立馬烘乾。

這樣雲小白就可以隨時換洗了。

第二天一早,雲小白接到了警局電話。

她立馬飛奔下床,隨意梳洗了一下,就急沖衝出了門。

江離緊緊跟在雲小白身後,一起上了車。

剛到警局大廳,就聽到痛哭聲不斷傳出。

雲小白走進會議室,見到兩個頭髮花白,一身塵土的鐵柱父母。

他們都是農民,臉上溝壑叢生,雙手也布滿老繭。

母親痛哭流涕,父親坐在那裡一言不發,盯着鐵柱的死亡證明。

「劉叔,劉姨。」

雲小白站在門口,久久不敢進去。

「為什麼,為什麼那天你不在。如果你要是在,說不定我的鐵柱就不會死。為什麼?」鐵柱的母親看到雲小白,衝過去緊緊拽住她的衣服,眼裡滿是質問與悲痛。

「老婆子,你胡說什麼,這只是個意外。警官他們都跟我們說清楚了,只是個意外。」

「小偷進門盜竊,鐵柱發現了他,與他爭搶打鬥,才會變成這樣,是我們鐵柱命不好,是我們沒福氣。」

鐵柱父親滿臉悲愴,黝黑粗糙的雙手用力的抓扯着他那花白的短髮。

另一邊。

「唉!江離,你怎麼在這?」聽到熟悉的聲音,江離抬起頭髮現是唐嬌嬌。

「怎麼,你也是被「私生飯」過度打擾,來警局立案的嗎?」唐嬌嬌好奇的詢問着。

「不,不是,是…」江離簡短的說明了一下來意。

《重生頂流,系統逼我爆大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