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總想做鹹魚
總想做鹹魚 連載中

總想做鹹魚

來源:google 作者:糊塗小魚兒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王小年 糊塗小魚兒

王小年覺得穿越這事就像中五百萬還是連中好幾張的概率也不知道這回哪路神仙打發善心把她捎上了,本以為是穿回過去,沒想到竟然是穿書既來之則安之……展開

《總想做鹹魚》章節試讀:

王小年睡的死,本來就是貪睡的年齡又三天兩宿沒怎麼睡覺了,現在要是有人把她抬出去扔了估計她也醒不了。

王小年不知道因為自己大力的趴在炕上胸口的吊墜尖扎破了她的皮膚,月牙一點點變紅,最後整個吊墜都變成紅色慢慢的融進皮膚里,只剩一個紅繩套在脖子上,胸口多了個月牙型的印記又漸漸消失。

王小年是被餓醒的看外面的天蒙蒙亮,應該是早晨了,王小年伸了個懶腰活動一下脖子,趴了一晚上脖子有點僵還好沒落枕。

把行李打開吃了幾塊餅乾,出門看外面大家都起來了,張知青站在後院門口喊「新來的同志都起來了嗎?」

王小年走過去說「張知青我們都起來了。」

張知青道「那你們都到前院來一下。」

幾個人一起來到前院看十多個老知青都站在一起,劉流和孫大力站在一邊幾個人就走到劉流邊上站好,張知青看新知青人齊了就道「今天咱們知青點迎來了新知青,以後我們就生活在一起了,我們要相互包容在以後的日子裏共同進步!現在給大家都介紹一下,先從我開始我叫張鐵林,我左邊的是劉振國,劉振華,劉振強,白玉樓,我右邊的是王寶軍,李志高,郭德華,楊明亮。女知青是白玉雪,李志華,張紅,柳曉曉,柳青青,現在新知青來介紹一下自己。」

王小年幾人介紹完自己。就聽張鐵林說「現在知青點分開吃飯劉振國劉振華劉振強三兄弟一組,郭德華楊明亮組,白玉樓白玉雪兄妹一組,我和王寶軍李志高一組,張紅自己開火,柳家姐妹一組,你們想怎麼吃飯是一起還是分開吃你們自己決定,都是現在馬上要貓冬了你們要準備好過冬的柴火,當然這裡離煤礦不遠你們也可以買煤,在就是糧食你們也要準備自己一年的量,因為要分糧就得等來年秋天了,你們要是自己開火屋子裡搭灶台找我統計一下搭幾個,我找大隊長安排人給你們搭,都是這不是免費的,一個灶台一元錢,你們要是要置辦柜子用品什麼的村裡劉木匠家就有,進村第三家就是」

王小年是聽明白了,這知青點的知青都不是普通人啊!沒聽說哪家下鄉兄弟姐妹都可以都安排一起的,也聽明白了人家老知青不準備接收新知青搭火。

王小年剛想開口就被李柒柒搶先說了「我和劉流一夥,灶搭他屋。」王小年直接說「我自己開火,就是你們的煤是怎麼買的?」

張鐵林道「大隊長那有煤票,紅旗煤礦每年秋天都會在附近幾個大隊用煤票換一些糧食,到時候煤場有拖拉機給送」王小年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了。

張靜也表示自己開火,錢寶和孫大力一起開火了,原來他倆是表兄妹。

好傢夥新來的知青身家也都不差啊!王小年知道舅舅托關係給自己安排這的,這明顯都是有關係的人。

等新知青的灶台搭好,物品置辦齊全已經是三天後了,王小年在村民家買了二十捆柴火,花了兩塊錢,大嬸接過錢時眉開眼笑的道「王知青要是不夠就來嬸子家買,放心燒我家柴火都是在後院晒乾捆才起來的,中間一點孬的都不帶有的,嬸子不幹那黑心的事,這要是不幹透冬天柴火不起火光冒煙不是坑人嘛。」一邊說一邊還往旁邊的院子瞄。

王小年謝過劉嬸子就回了知青點,大家今天約好一起去煤廠買煤,都怕一個人買的少人家不願意給送,一人才半噸七個人兩車就拉回來了。王小年把自己的煤袋子都摞在屋前的窗檯底下,看了看自己的柴火垛是比老知青的少不少,看了過幾天還真得再買點,看看人家張靜堆的柴火有自己幾倍大柴垛,心說真是有錢人,這是準備一年的量了。自己可不敢一次買一年柴火,自己就準備這一冬天的,開春就自己上山打柴火。

王小年看自己的屋子炕梢擺着炕琴(東北擺在炕上的一種矮柜上面一般都是放疊好的被褥枕頭),炕檐邊擺了個衣櫃,書桌。不大的小屋感覺很舒服,畢竟在這個屋子最少還需要住三年該有的東西還是得有的,就是把舅舅給的票花的七七八八了,錢還有四十一塊多總算置辦齊了,應該能堅持到開春了。

因為大家都是不是特別了解也相互不串門,王小年就自己躺炕上發獃,就感覺自己被什麼東西拽了一下,沒等王小年反應過來就一個片草地上自己還保持屈腿抱膝的姿勢。

王小年心裏是震驚的,本來知道自己穿越成為一個可有可無的路人甲,在改變早死的命運下不被主角影響平安的下鄉返城,平平淡淡的生活過完輩子。這應該就是自己最好的結果。現在這個應該就是傳說中的空間了,也不知道這空間是怎麼選中自己的。

王小年掐腰大喊「我也有外掛啦,姐有金手指了,看誰還能夠輕易把我給炮灰了!哈!哈哈!」笑夠了王小年認真看這個空間不大的空間里有一間小草房房前一片平整的小院,院外有一塊空地,遠處就看不清了都霧蒙蒙的,小年走過去就感覺有個無形的牆隔在那,王小年就順着邊緣走繞了一圈回到小院門口算了一下有二畝地左右,推開院門小院一側有一張石桌和一個石凳,另一邊有一個小水池。沒什麼其他東西王小年就走進茅草屋,屋子更簡單就一個蒲團和一個矮桌,桌子上有一塊方方正正的盒子和塊玉佩王小年拿起玉佩只見它化成一道光鑽進王小年的眉心。

信息量有點大總的來說就是一個修真者被仇家追殺後重傷了,臨死前還留下自己的月牙空間扔入空間裂縫希望可以幫助有緣人,自己孤獨一生,死後連個拜祭的人都沒有,後悔離家修真回顧自己一生不是在修鍊就是在搶奪修鍊資源,自己擁有寶山也帶不走……。

就是一個將死之人的不甘和無奈。王小年整理完腦中的信息,心想我也很無奈好嗎!不知道這位仁兄死多長時間?反正先死為大自己就拜拜他吧,這臨死還遺憾沒有人拜祭自己也是死不瞑目了。

《總想做鹹魚》章節目錄: